管理我的频道

京城律师香港空壳公司欺诈瑞典商人

 

多方提出收购瑞典商人宋伯格中国公司股权,宋伯格付费律师路宇提供谘询,路宇却涉嫌设计欺诈陷阱,将所有股权揽入自己名下。南通公安立案,证据确凿,但无法推进。

《超讯》2019年4月号

报案以后的慢长等待,整整一年后,伊纳克赛公司董事长、瑞典商人宋伯格(KARI DAVID SUNDBERC)收到了南通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的立案告知单。通知单是2018年6月25日签发的,上面短短数语,将案件清晰定位:“你向我局报案的路宇涉嫌合同诈骗一案,经我局审查,认为符合刑事案件的立案条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已决定立案。”

路宇是北京天谘律师事务所律师,原本受聘宋伯格协助投资商收购伊纳克赛公司的股权。后来,协助办理手续的律师路宇却空手套白狼,涉嫌以满天过海的方式,将宋伯格的三家公司、数千万资产占为了己有。这好比,本来是新婚证婚人,现在却把新娘给揽在了自己怀里。

这一招,让这个几十年合法经营的瑞典商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了还自己一个公道,他要再找律师,于2017年7月,把路宇律师告上了公安。

让宋伯格再一次想不明白的是,案子立了,却处于胶著状态。为了将路宇绳之以法,宋伯格提供了大量的证据,还有法律专家的专业意见。法律专家认为:铁证如山!不过,南通公安传唤路宇时,她从京城带了一个人物到南通公安局,据说朝中来人,让办案人员承受了压力。半年多了,案子没有进展。路宇依然逍遥法外,伊纳克赛公司处于停产状态。

(1)

伊纳克赛公司是著名的TNF海上居住舱室技术和产品的生产制造企业。2005年由瑞典宋伯格集团出资,聘请总经理沈佩璐在江苏南通投资设厂。11年来,企业承担完成了一系列标志性的重要专案:豪华邮轮阿依达号、诺维真号、蓝宝石号,英国石油克雷尔海上油田,英国伊莉莎白航母,意大利石油/挪威石油公司联合专案FPSO巨人号等。伊纳克赛公司是国内外海上居住高端技术和产品系列的制造企业。

2016年10月,伊纳克赛公司75岁董事长、瑞典人宋伯格先生因身体健康原因考虑退居二线,提出计划安排海上居住专家公司部分核心管理人员以吸引投资者收购的方式将这家近半个世纪的全球海上居住品牌企业TNF继续下去

这时,路宇出现了。网络介绍是:“路宇,就职于天谘律师事务所,现任创始人一职。作为行业享有盛名的大咖,路宇行事低调,对工作热情饱满,多次受邀作为嘉宾出席各类大会,并发表了精彩演讲。”网上所指的精彩演讲,是参加了由青岛市人力资源管理协会在东海中路11号甲(珠海支路口)主办的《青岛市第八届人力资源管理高峰会》。

因缘机会,2016年11月,宋伯格就管理层收购中的一些问题谘询北京天谘律师事务所律师路宇,并支付费用。可是万万想不到这个谘询带来的却是一场噩梦:原来正在进行投资方收购进程被路宇律师搅局了,更奇的是三家公司的股权连同财产最后全部都落入到路宇的袋子里,而她仅在合同价格一栏中填上:一克朗(约人民币98分)。

(2)

很多时候,年迈就是弱势。路宇是得知了宋伯格年老体弱无心再恋商界,以及想出让公司管理层寻找投资收购的计划后,心生歹念。她佯装需要了解宋伯格旗下公司的营运和财务资讯才能提供谘询意见,轻易就从毫无防范的宋伯格那里骗到了公司财产和现金的详细资讯。

伊纳克赛公司经营情况非常好,这让路宇兴奋。原来她只是球赛场上的球证,伊纳克赛只是她的客户公司,现在她决定要下场,用空手套白狼的方式成为客户公司的主人。

当然,路宇也知道,伊纳克赛公司正在同六家投资方洽谈参与管理层收购和投资股权的项目,整个进程没有她的份。她要施计以更优厚的条件改变收购进程,才能将自己融入其中。

利用逐利的人性弱点,她于是对宋伯格虚构了一个故事,谎称说她认识的“北京某大公司会出二亿元收购伊纳克赛公司”,这个价格高于原价(4000万人民币)数倍,还拿出了看似简便及天衣无缝的整套诈骗计划。这对急于出售的宋伯格来说都是诱惑。

从关心宋伯格身体健康出发,说出为了让他少操心的一揽子买卖。路宇建议宋伯格将伊纳克赛公司的几家公司股权放到她找来的一家香港公司旗下作托管,同时她来帮助做出售公司的文案工作,这样宋伯格可以不用为出售公司事烦心了。作为第三方的律师,路宇又是宋伯格的代表,这样的计划没让宋伯格产生怀疑,却已经不知不觉中跳入了路宇深挖的坑里。

对路宇以律师身份提出的建议,宋伯格信以为真。2016年12 月18日,路宇正式向宋伯格建议将伊纳克赛公司股权,放于她找来的香港凯德投资有限公司代理托管,由她来说明代理伊纳克赛公司继续股权出售的工作,公司出售后她要求宋伯格给她50%的佣金。

本来,对中国商业情况略有所知的经营者都不难识破路宇的套路,但路宇知道她的骗术对中国国情不清楚的欧洲人宋伯格会管用。于是,她要求宋伯格瞒住实情,不许告知公司管理层,并要在协议中加入保密条款严禁相关事宜泄露给任何人。

接著,路宇要求宋伯格停止所有正在同各投资方的洽谈和进程,可以告诉总经理沈佩璐,“路宇找到了更好的解决办法”。看到宋伯格正一步步陷入设置的骗局中,路宇还洋洋得意地回复宋伯格:“我希望沈佩璐收到你这份邮件会很开心。”

感念公司高管的努力,12月22日,心有不安的宋伯格还对路宇说,总经理为公司创业辛苦了11年,一直为公司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奔忙,“我认为我们两人瞒住她签这个合同不太好….”路宇又是以律师身份建议道:“让我们先将合同签掉,然后决定怎么告诉她”。

路宇急于将合同拿到手,以进行她的下一步。

2016年12月27日,路宇完成了她和宋伯格的交易。宋伯格和她签字代表的香港凯德公司签署《伊纳克赛公司股权和资产买卖协定》,内容是先将伊纳克赛公司股权放到香港凯德公司名下临时托管,然后路宇/凯德公司帮助出售伊纳克赛公司股权。

这看上去是一个代理合同的内容,却埋下了可以侵吞公司所有财产的伏笔。路宇没有出一分钱,拿到了可以处置股权的“证书”;宋伯格没有拿到一分钱,卖方只是被承诺从未来真正买家手里才能拿到付款。路宇加上了保密条款要求宋伯格不得将这个分文没取,却将股权转给了香港公司一事说出去。

整个过程中,路宇隐瞒了一个重要的事实:这个她签字代表的“香港凯德投资公司”马上可以成为她名下一个人股东的空壳公司,原来是她丈夫的。宋伯格在律师路宇的操纵和欺骗下被耍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路宇实际上兼具律师和“香港凯德投资公司”控制人的双重身份。

按理,他应该看一看香港公司的基本情况,所有人及债务情况。但他相信律师,他不知道路宇实际上既是裁判又是球员。路宇通过涉嫌诈骗手段表面上将客户伊纳克赛公司放在第三方香港公司行使托管,实际上却任意转移资产到律师自己名下,将客户的财产骗到了自己的袋子里。

经查,“香港凯德投资公司”是注册资本仅3300港币的空壳公司,原来由路宇丈夫凯马丁森持有,从来没见有业务。

按理,签订了这样一份代理合同,路宇要做的是尽快将客户公司的股权与买家协商出售完成。但是,她却做了如下事情:

就在签订合同的同日,路宇将香港凯德投资有限公司从丈夫凯马丁森名下转到路宇的名下。由此,这个宋伯格的代表律师,成为宋伯格伊纳克赛公司所有财产的唯一控制者。

有了控制权。第二天,路宇将合同中控制的另一家伊纳克赛丹麦公司从香港凯德公司名下直接转到自己个人路宇名下。

当然,宋伯格并不知道悄悄发生的这一切。瞒著宋伯格,路宇以假冒虚构的所有权人的身份,将宋伯格公司的股权转移至自己的名下,没花分毫,全面侵占和控制了宋伯格拥有的丹麦公司以及瑞典公司和中国南通公司。以“帮你出售”为诱饵将客户宋伯格公司骗到手后,路宇非但不再提出售二字,反而自己做起了老板,随即开始了涉嫌侵占宋伯格公司资产的系列犯罪行为。

据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7月,路宇涉嫌非法侵占宋伯格公司的资产及营业收入,合计已经超过4000万人民币。

为了侵占宋伯格公司的全部资产,路宇采取了伪造合同、虚假记帐、骗购外汇、骗取贷款等一系列涉嫌违法犯罪手段,将宋伯格公司的资产转移境外自己的私人公司。2018年7月,江苏南通市开发区公安机关传唤和询问路宇后,路宇非但不收敛,反而加紧了第二波侵占公司资产的犯罪行为,她涉嫌采取了直接将宋伯格公司营业收入转移境外、变卖公司机器设备与库存原材料套取现金、编造虚假贷款理由用公司不动产抵押贷款后拒不归还等非法手段,又将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的资产收刮囊中。上述路宇涉嫌合同诈骗犯罪的数额,累计已经超过6000万人民币。

(3)

心狠手辣的路宇还没完。2017年 1月 11日, 路宇边约宋伯格一起来到江苏南通伊纳克赛公司,露出了她的真面目。路宇要求立即改变公司的注册登记,剔除宋伯格将自己变成伊纳克赛公司的董事长。

但路宇又时时不露声色,时时以律师身份出现。她对伊纳克赛公司管理层发出各项命令,要求总经理马上打款去丹麦给路宇的丈夫马丁森,要求管理层马上交出所有供应商的资料,要求马上拿出公司的房产钥匙给她。这些行为都超出了作为一个律师代理出售的权利范围。

2017年1月和2月期间,自2016年一直在同伊纳克赛公司谈判的六家投资公司按原定计划先后来南通继续讨论参与管理层收购投资伊纳克赛公司的事宜。路宇隐瞒自己已经先人一步将伊纳克赛公司涉嫌诈骗到手的实情,继续欺骗,她对这些公司说她是代表伊纳克赛公司谈判的律师。她还从其中一家那里索要好处费红包。

当这些公司要求进一步了解计划时,路宇以“没有时间”,“你想买我就卖啦”、“你先报价过来我们再谈”等理由赶走所有这些投资方,以保证涉嫌侵占伊纳克赛公司的计划可以不受妨碍。

蒙在鼓里的宋伯格先生要求路宇按照承诺继续推进公司的股权转让和出售事宜,要求她善待并留住管理层,将公司管理层收购和投资方进场一事尽快完成掉。路宇一面敷衍和欺骗宋伯格,一面却疯狂地推进早就计划好的涉嫌诈骗和侵占计划。

路宇将伊纳克赛公司总经理和专案部经理两人强行赶出伊纳克赛公司,不让进入公司大门,抢走了所有工作文件和资料以及部分私人物品, 将自己的亲戚两人安插到她重要的位置上。

直到2017年3~4月,有所察觉的宋伯格先生对路宇的所作所为感到愤怒,质问路宇为什么将创业建业的总经理和专案部经理赶出门去,并要求路宇在2017年6月1日前完成出售事宜,出售不了就关闭。对这一切,路宇都不予理睬:反正你的公司已经到了我的手上,你对我已经没有办法了。

至此,宋伯格先生才意识到自己被律师身份的路宇骗了,代表律师涉嫌实施诈骗将伊纳克赛公司的资产和股权分文不出地非法侵占了。

经过了几个月的调查和法律谘询之后,2017年6月上旬,宋伯格先生委托了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对路宇以律师身份涉嫌实施欺诈并非法侵占客户财产案件向南通公安经侦大队报案,希望通过法律途径,将被路宇诈骗和非法侵占的公司要回来,挽救公司,避免公司被路宇掏空和破产。

国内的法律专家出具法律意见书认为,采取“委托代理”的方法涉嫌进行诈骗是一种危害特别严重的犯罪现象。据此,建议国内的司法机关对此保持必要的警惕,南通地区的司法机关应当依法及时给予严厉的制裁,以防范和控制这种犯罪手段的蔓延与扩张。

同时认为,具有律师身份的人组织实施合同诈骗犯罪,是一种明目张胆的知法犯法的现象。而采取欺诈、假冒、威胁、恐吓、胁迫等手段,团伙性地控制他人公司和资产并有组织地向境外转移的行为,则已经明显体现出了有组织犯罪的基本倾向。在当前“打黑除恶”的形势下,建议南通地区的司法机关对此进行更深入的调查,以发现、证实和打击其中可能存在的黑社会犯罪问题。

专家建议,江苏南通市的各级政府部门,给予当地的司法机关侦办此案以各方面的支持,至少不应设置障碍,以免宋伯格公司的资产继续被非法侵占。

文/纪硕鸣,《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