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文物被“去中国” 台北故宫纷扰不断

 

台北故宫外借《祭侄文稿》到日本展览遭批“政治献媚”;上月底吴密察新任故宫院长,再次引起民众对“文化台独”的疑虑。一系列“去中国化”的动作,是否会再次成为蔡英文争取连任的筹码?

《超讯》2019年4月号

有研究指出,“博物馆”和“文物”概念形成之初,就与西方帝国主义密不可分,为展示侵略者战利品之场所,表现殖民宗主国的伟大,以及证明西方优越的神话。博物馆的功能远不止是向大众展示文物如此简单,背后还涉及复杂的政治与权力关系。

 

台北故宫博物院年初出借《祭侄文稿》到东京博物馆展览一事引发关注,两岸不少民众对此批评声不断。博物馆之间的文物交流本应正常不过,为何民众如此不满?

《祭侄文稿》借日本惹公愤

被誉为“天下行书第二”的《祭侄文稿》,创作于唐代安史之乱,作者颜真卿,在面对因拒绝投降而遭叛军杀害的亲人尸骨,展现出悲愤之情。《祭侄文稿》因此被赋予了抵御外侮和民族气节的意涵。台北故宫博物院将件具有历史内涵和价值的文物出借日本,让中国民众联系起对近代日本侵华战争,乃至于南京大屠杀的创伤记忆,民众认为台北故宫博物馆的做法实属不妥。

在文物保护技术方面,不少民众对于纸本书法文物的运送也表示担忧,认为《祭侄文稿》诞生超过千年,达到纸张寿命上限,可谓极其脆弱,经不起长距离的运输和展览。同时,亦有民众翻出过往记录,曾有中华印学至宝《西泠八家印存》赴日参展,被日本人遗失,担心这次会有相同遭遇。

针对纸本书法文物的运送,曾任职博物馆的国立成功大学历史学系副教授谢仕渊在接受《超讯》记者访问时表示,最好的文物保存方式就是都不要离开博物馆的典藏库。但是对博物馆而言,典藏文物的重要目的之一,是必须在符合专业规范下进行公共化,换言之,透过展览与公众沟通,博物馆的基本职能展现。他指出,近十年来全球跨国文物的运输和保护能力都有不少的提升,故对文物外借展览有信心,公众无需过分担忧。

然而,国与国之间的文物借展,可以视之为文化外交(Cultural Diplomacy),一般定义为国家和人民之间在理念、资讯、艺术等文化层面的交流。从台北故宫借展《祭侄文稿》到日本一事来看,个中考量恐怕更偏重于政治方面。虽然台北故宫多次强调,出借决定经过内部严密的审查程序,但时间仓促而且不透明。

对比起2014年故宫两大珍宝翠玉白菜和肉形石,出展日本的情况有明显差异。当时故宫院长冯明珠称日本“举国相求来借”,并以一百多件珍贵文物作为交换,才勉强答应借出展览。这次出展一事,既无预先对外公布细节,亦无提及相应的文物交换,甚至有媒体指是故宫主动出借。《祭侄文稿》上一次在台展览已经是十年前,连台湾民众都难以一睹的珍贵文物被“静悄悄地”外借日本,故遭两岸不少民众解读为是蔡英文政府向日本的“政治献媚”,亦非毫无道理。

故宫文物揭示时代浮沉

文物与政治有著千丝万缕的关系。被视为人类文明瑰宝的故宫文物,随著近代中国动荡的历史而踏上万里旅途,分散世界各地。当年蒋介石战败撤离台湾,同时运走了六十多万件文物,收藏于现时的台北故宫博物院,至此故宫一分为二。

据《朝日新闻》记者野岛刚在《两个故宫的离合》一书指出,蒋介石会将文物带离中国大陆,是为了实现其政治意图,宣扬“文物继承者等同于中国正统统治者”的逻辑。台湾原本只是“反攻大陆”的中转站,没想到最后反攻无望,使故宫文物成为台湾岛上一个“不太协调”的存在。

早在2000年民进党执政后,便提出了台湾故宫“去中国化”的计划。野岛刚认为,这是由于国民党背负著故宫所象征的中华文化,民进党藉著改造故宫,试图否定国民党的存在。近二十年来,台湾经过两次政党轮替,故宫成为两党政治的角力场,亦是两岸关系的温度计。

台北故宫政治纷扰不断

上月,台湾当局宣布吴密察出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再度引起公众对于故宫“台湾化”以及“文化台独”的疑虑。2月27日,吴密察在接受电台访问时回应了部分争议。他指出,五十多年前兴建的台北故宫,已经不足以应对当代的展览和人流需要,的确有必要进行修整。但吴密察否认上任院长陈其南宣称要将故宫闭馆三年,把文物移到位于嘉义的故宫南院这一说法。他指出故宫充其量只会部分关闭,文物移动南院只是拉抬人流之举,并非一去不回。吴密察亦在访问中指出,故宫“台湾化”以及“文化台独”都是假议题,只是政治语言,实际上不可能做到。

对于台北故宫“去中国化”的议论,谢仕渊同样认为是子虚乌有。他指出,对于中国艺术史而言,故宫是最具有典范性的收藏,代表中国传统上层阶级的文化。但是,所有的博物馆都必然存在于一个地方,台湾故宫就分别建立在台北和嘉义的土地上:“照现在的博物馆教育理论而言,其实很强调博物馆和所在土地人群的关系。故宫文物也势必在当代博物馆教育理论的潮流下,必须要促进与在地社群的沟通,这不仅是公共关系上的,也是博物馆知识如何达到有效沟通的问题。”

不过,他也强调故宫“台湾化”的概念,也是当代台湾政治攻防下的议题:“这当中完全没有政治上的考量吗?说出来也没人相信。”

在台北故宫外借《祭侄文稿》到日本展览后的“二二八”,蔡英文向日本提出希望展开官方层级的安保对话,以应对中国大陆在东亚的威胁,试图冲击渐趋平稳的中日关系,并希望透过唤起台湾民众在国民党时期的历史创伤,为2020总统大选铺路。一系列的“去中国化”政策,成为了蔡英文争取连任的筹码。

近代历史的创伤有待抚平和反省,祖先留下来的珍贵文物,却一次又一次被沦为政治角力的工具,不少受访民众都对此感到悲哀。有台湾的年轻受访者亦认为,故宫是中国更是人类文化瑰宝,并反对野岛刚认为台湾人民不喜爱故宫的观点。她认为台北故宫是一种正统的象征, 不是用以争取政治利益的筹码:“到我们的世代,反攻大陆已经不在我们的思考里了。”

文/黄盛枫,《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