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修改逃犯条例争议的背后

香港修改《逃犯条例》引起了社会的讨论,各界人士持有不同的态度。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接受《超讯》专访时提出,香港不应成为“逃犯乐园”,他对修改《逃犯条例》表示支持,并且认为应该走得更远。

《超讯》2019年4月号

香港少女潘晓颖于2018年2月到台湾旅游期间,遭其同行的19岁男友陈同佳杀害,并藏尸行李箧中,弃置于台北捷运竹围站附近草丛。台湾士林地检署随后对陈同佳发出通缉令,时效长达37年半,同时去信法务部转请大陆委员会向港府请求引渡疑犯至台湾受审。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回应指,外地司法管辖区若对政府有请求,相关部门会认真按香港法律框架考虑。

陈同佳回港被捕。但因为案件涉及港人在台犯案,而两地没有司法互助及引渡协议,根据资料,香港警方只能暂以盗窃罪将男子拘捕,并列作“境外罪案”。

反对派担心港府滥用条例

这一案件推动了香港保安局提交建议,修订现有《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容许以个案形式移交疑犯至与香港没有签订引渡协议的司法管辖区。保安局提出设立“一次性个案移交”机制,其适用范围同时包括中国大陆。但香港民主派却担忧一旦开先例,日后若有涉及政治的案件被政府定性“犯罪”,身在香港者也可能被引渡到大陆受审。

从目前的法律条文来看,香港与外国逃犯移交的法例主要是香港法例第503章的《逃犯条例》。《条例》第3条订明,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可以与其他地方的政府作出和《条例》内容实质相符的移交逃犯安排,并将有关移交逃犯安排适用作本地法律。只有与香港签订了生效中的移交逃犯安排的地方,方可向香港提出移交申请。现时香港与18个国家签订引渡条约,当中包括英国、美国、新西兰、加拿大和澳洲等国,但不包括中国内地。

拟议逃犯法律引发各方争议。民主党籍的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担心,港府会滥用条例,一旦将来再发生类似“铜锣湾书店”事件,可能有港人被依据此法移送中国内地。2015年年底,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先后失踪,后被证实全被中国当局拘押调查。目前除一人仍被拘押在中国内地,其馀四人获释返港。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指,“一国两制”保障香港的司法独立、内地法例不适用于香港、内地执法人员也不可来港执法;一旦通过此修例,港府便可应内地政府要求,将身处香港的人移交到内地。他更担心,当香港为23条立法后,在港人士便可因为相关行为在香港及内地均构成罪行,而被移交至内地受审。

相比较反对派,商界对此也有担忧,大部分商界均与内地有联系,甚至经常往返内地经商,当中最大的疑虑,就是国内税制繁复不清晰,难免会担心跌入逃税的指控,加上条例未有指明是否具追溯力,更令商界担忧会被翻旧帐。此外,香港与内地的法制有基本性差异,香港奉行普通法,而国内则用大陆法,商界担心商业法例范围太广,容易堕入法网。

香港美国商会向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提交意见书,指香港国际商业社群对内地法律及司法系统存在严重疑虑,认为内地刑事程式有很大缺陷,包括缺乏独立司法机关、公平公开审讯、监禁环境恶劣等,而内地法律系统经常在处理涉及当地利益的商业纠纷时被滥用,因此认为修改《逃犯条例》会影响香港作为国际商业中心的竞争力。

不过,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顾敏康在接受《超讯》采访时认为,西方在评论中国时,站在道德的高地,如要追究中国法律不足,需要提出实际的证据。顾敏康承认中国内地的司法制度还需要不断完善,但并不等于中国内地在处理刑事犯罪时,会与国际做法不同。

避免香港成为“逃犯乐园”

顾敏康对修改《逃犯条例》表示支持,并且认为应该走得更远,避免香港成为“逃犯天堂”。“反对派议员不能为了反对而一味阻扰立法,置香港市民的人身安全于不顾。诚如部分评论所言,若此次修例不获通过,日后任何人特别是香港人,在台湾、内地以至全球多个没有与香港签署相互移交逃犯协定的地方犯杀人等严重罪行后,均极有可能潜逃返香港,这将令香港法治打开了缺口,使香港沦为一个‘逃犯乐园’,后果堪忧。”

对于反对声音中质疑如何界定政治性质罪行时,他认为,“港人应该对香港的法律制度有信心,行政长官只是签署移交逃犯证明书启动司法程式,真正的决定权在法官手里,要相信法官专业知识的判断。”

对于此次修改《逃犯条例》,顾敏康非常有信心能够成功:“首先,香港政府达成了共识;其次,立法会的大环境是正面的。因此,成功的希望很大。”

截止发稿前,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连日会见商会,讨论《逃犯条例》修订。香港中华厂商联合会会长吴宏斌指,李家超会考虑剔除“十条、八条”与商界有关和不太严重的罪行。可考虑剔除的罪行包括涉及税务、保护知识产权、环境污染、证券及期货交易等约十条,但李家超强调未有最后决定,会认真谨慎处理每一个意见。

有关《逃犯条例》讨论仍在进行,修改法律不是一件小事,需要社会各方在严谨慎重的讨论后再作出决定。对于各方势力来说,不能仅仅考虑于自己有利的一面思考,而应该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对解决事情提出实质性的建议,而非无休止的进行毫无意义的争论。

正如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所强调,修订《逃犯条例》是不希望香港成为罪犯避难所,她表示社会有很多近乎是天马行空或者过分担忧的评论,有关修订不应被视为影响香港营商环境或自由,有关修订会经过立法会充分讨论才会落实执行。

文/余蕾,《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