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民间学者眼中的深圳发展

《超讯》专访“深圳三剑客”中的老亨和金心异,了解他们所关心的深圳发展。他们将人才放在了未来深港合作的关键地位,并认为将未来发展与香港结合在一起,才是深圳应有的方向。

《超讯》2019年4月号

时间回到2001年的深圳,一个讨论和深圳有关问题的个人网站“因特虎”突然走红。网站聚拢热衷讨论深圳的会员数千人,成为深圳不可忽视的“民间力量”,网站主要代言人数次受邀参与和政府对话,参与制定深圳定位发展的大计。

支撑著因特虎发展的是被网友称为“深圳三剑客”的三个人——老亨,“因特虎”创始者;金心异,曾供职于《南方周末》、《21世纪经济报导》等主流媒体的资深财经记者;“我为伊狂”呙中校,2003年新周刊网络风云人物,著名网文《深圳,你将被谁抛弃》的撰写者。

对于自己的身份,三人有著严肃的定义:“坚定的深圳主义者”。时过境迁,如今这三个人走上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道路:原本是公务员老亨辞职主力经商;金心异从媒体人转型从政;“我为伊狂”从证券公司离开成为香港传媒人,早已离开了深圳。

对深圳的发展依然乐观

在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出台、深圳GDP超越香港之际,《超讯》在深圳专访了“三剑客”中的老亨和金心异,讨论了他们眼中的深圳和大湾区,他们依然关心深圳的发展和未来,并认为和香港结合在一起,才是深圳发展的应有方向。

2002年的,“我为伊狂”的一篇网文《深圳,你被谁抛弃》把深圳拉入暴风骤雨中。该文从当时招商银行、平安保险、中兴通讯、华为科技以及沃尔玛的“迁都”传闻说起,谈到了深圳的人才引进、投资环境、行政效率、国有企业改革以及文化氛围等诸多问题,更引起时任深圳市市长于幼军的关注。深圳市政府及市民都进行了全面的审视和反思,希望借此全面改变现实,于幼军对该文的正面回应是:“谁也抛弃不了深圳”。

2003年7月,国务院调研组到深圳调研,“我为伊狂”以民间代表的身份应邀参加了座谈;之后,网文《深圳,谁抛弃了你》重新整理正式出版,部分内容被写成内参送交北京高层。深圳的命运和未来引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

这篇文章发表至今已有17年了,再提到深圳未来,老亨坦言深圳或许出现了很多问题,但放眼整个中国大陆,深圳仍然是众多城市中最自由、最有活力的城市,他说自己对深圳一直很乐观,也是“三剑客”中最乐观的一个。

“当然深圳也面临著高房价、高成本的压力,但深圳有著公平的机会,有自由呼吸的空间,甚至在某些方面比香港还要自由。深圳也就成为了一个出口,成为老百姓的一条出路。”在老亨看来,就算深圳失去活力,人们也可以用脚投票,选择离开,但目前来深圳的人依然源源不断。

谈到深圳的发展,金心异提出了“两个漏斗”的概念,在他看来,深圳的成功,一个漏斗在于香港相比形成的成本差,另一个漏斗在于是依靠改革开放所形成的制度优势,依靠两个漏斗吸引资金和人才,虽然成本差已经快填平了,但制度优势在于市场化和法治化,这决定了深圳依然有吸引力。“深圳的未来取决于怎么把成本降下来,另外利用好它建立在市场化基础上的制度优势。”金心异说。

深圳未来要和香港互补

如今,粤港澳大湾区是最热的话题,有关规划也为深圳带来了机遇,老亨和金心异将希望放在了香港与深圳这两座城市更深度结合的经济与社会能量。但是他们对这些年香港的变化充满著担忧。

“举个例子,以前香港有能力捧出一个明星让全中国都知道,现在都很难了,内地民众很难接收到香港的讯息,香港的媒体、娱乐业更难影响到内地,所以很多明星没有办法,只能到内地来发展。”老亨说。

信息的影响力不够了,货物贸易至少还受欢迎,但香港已经没有制造业,不仅如此,作为一个贸易中转港,在老亨看来香港做得也不称职。“就拿奶粉来说吧,香港不生产奶粉,但对内地人买奶粉的限制却十分苛刻,这本身就已经不是商人的思维了,这样的保护主义只会给香港带来伤害。”老亨说。

在老亨看来,香港还是需要坚持自己的特色,在粤港澳大湾区中互相帮忙。“例如香港的优势在教育,而深圳的教育没有办法解决,就可以在深港的中间,落马洲河套地区建设教育特区,做文化高地,将全世界优秀的教师请来,不仅解决了深圳的问题,对整个华南地区的影响也会很大。”老亨说。

不过,金心异对落马洲河套地区却充满著担忧:“如果将落马洲河套地区建设成为科创园区,完全可以解决香港蓝领阶层的就业问题,还能解决香港的产业多元化和未来空间增长的问题,但香港成熟的开发只有一种模式,就是新市镇模式,如果将河套地区建设成房地产项目的话,就太糟糕了,那么宝贵的地拿来盖房子是不可理喻的。”金心异说。

在金心异表示,深圳的发展离不开香港,深圳是吃香港乳汁长大的。但科创是为数不多深圳依靠自己发展起来的领域,“如今深圳的科创发展也遇到难题,尤其是人才供给上出现困难,香港的大学具有很强的研发能力,就是不知道怎么能为产业所用,这方面深圳和香港可以好好研究。”对于深港合作,金心异和老亨的观点一致,都将人才放在了重要地位。

深港都要藉湾区发展

在金心异看来,深圳的优势除了“两个漏斗”以外,还有一个通道的功能,深港其实共同构成了一个码头,让中国人走向世界。他认为,大湾区的成败取决于中国与世界的关系,深港这个通道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作用。

在老亨看来,深圳未来发展的机会在于人才,一是全世界挖人;二是培养人,从基础教育开始,培养未来社会需要的人。但有了人,有了创意,有了实验室里的创新成果,接下来就看商业应用了,所以深港合作,在深圳前海地区做商用集成,并以前海为轴心引擎,擎动深港融合,带动其他城市和制造环节、物流环节等产业链。这可能就是深圳未来产业布局的大轮廓。

最近老亨在写另外一本和深圳有关的书,名叫《深圳传》,根据他的研究,深圳在古代也是移民飞地,这片土地的发展和近百年来岭南人近代商业文明的种种铺垫和努力是分不开的。“了解了深圳的前世今生就能明白深圳的来之不易,深圳的成功不是偶然,并不仅仅是随便画一个圈就能成功。”在老亨看来,中国更要格外珍惜这座城市的发展和成就。

文/赵银峤,《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