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创投型孵化器为深圳注入活力

 

在“创客之都”深圳,孵化器扮演著重要作用,为众多创业者提供最基础的支撑。想做好孵化器,不仅需要创投的眼光,为创业者提供专业的服务和强大的资源,还要应对好生存难题,坚守孵化理念和精神。

《超讯》2019年4月号

提到深圳的创新,人们往往会想到华为、中兴、比亚迪、大疆等一大批全球著名企业。但相比较这些金字塔尖的行业巨头,深圳还有著不计其数的创客群体,这一群体才是深圳创新的塔基,也是这座城市的活力所在,让深圳成为了全球著名的“创客之都”。

作为深圳的一张城市名片,“创客之都”这个头衔的背后,众多的孵化器扮演著重要角色,为众多创业者提供最基础的支撑,为初创企业提供成长的土壤。松禾创新孵化器便是其中代表。

以创投的眼光孵化企业

作为松禾创新孵化器的发起者,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是中国一家颇有名气的创业投资公司。投资和孵化,原本两件没有必然联系的事情,在这里得到了交汇。松禾创新孵化器所推行的“创投机构+孵化器”的模式使得在孵企业和创投公司休戚与共,大大提高了企业的成功概率。像松禾这样的“创投型”孵化器,不仅将创新创业这块蛋糕越做越大,还将企业发展的理念不断传承下去。

1996年,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进入创投行业,成立了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并逐步发展成为当时深圳规模最大的民营创投公司。2007年,深港产学研发起成立深圳松禾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累积下来,松禾资本已经有超过20年的创投历史。

作为中国最早的本土创投机构之一,松禾资本有著自己一贯坚持的投资哲学:几乎不搞短平快,相反投资了五六年以上的企业比比皆是。这家创投机构更热衷于伴随企业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和企业同甘共苦、患难与共。在厉伟看来,这是松禾独有的气质,难能可贵,未来也会一直坚守。

松禾资本对技术型企业情有独钟。在其投资案例中,诸如华大基因、光启科学、柔宇科技等一批代表著产业未来的卓越企业,都有著较高技术含量。这类企业具有成长快、风险高等特点。独到的眼光让松禾成为上市公司“播种机”,创造了众多成功的投资案例。

为了更好地反哺投资,服务初创企业,深港产学研与松禾资本于2015年联合发起设立松禾创新孵化器,为初创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和场地,帮助企业发展壮大。

在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厉伟看来,办孵化器很有必要,创投归根到底还是对人的投资,松禾资本特别青睐有科学头脑、受过良好科学训练的企业家。但只看某个人的背景并不足以判断其未来是否能够成功。“如果有一个孵化器,能够把创业者们汇聚起来,让我们可以近距离的去观察他们的工作状态,去感受创业者个人的能力,进而辅助我们判断这个专案有没有可能走得更远,这样成功的概率会更高。”厉伟说。

目前,松禾创新孵化器在深圳南山和龙华建成了两个基地。南山基地聚焦人工智慧、生命健康、互联网专案,龙华基地聚焦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领域专案。与大部分孵化器运营模式不同的是,松禾创新孵化器是以“创投机构+孵化器”的模式来运营。作为强大后盾,松禾资本为孵化器配套了1.6亿元的松禾创新一号基金、2.5亿元的松禾创新二号基金,以及即将募集完成的10亿元规模的松禾海创基金。不仅如此,松禾资本旗下20多支基金都是松禾创新孵化器的强力后盾。

给创业者强大的资源池

松禾创新孵化器吸引创业者的秘诀有两点,第一是有专业的服务,第二就是“资源”。

在服务层面,松禾创新孵化器与入驻企业之间并非简单的房东与租客,而是深度的利益捆绑,企业对孵化基地的信任和两者之间的合作关系明显高于一般的孵化器。在与入驻企业对接时,不仅有专业团队帮助他们解决一些共性的问题,还会安排投资经理对入驻企业进行投融资辅导,积极打通对接资源,为企业提供更好的投融资服务。

“从简单的层面来说,注册一个公司要去开户、缴纳税收、找办公场地,要招人、申请专利等等,创业者还要去思考战略定位,潜在的供应商和客户,这些问题需要投入大量的精力。”厉伟介绍,松禾创新孵化器会有专业的团队来解决初创企业在创业早期所面临的一些共性的问题,让创业者可以重点关注技术、市场、商业模式等个性的问题。

同时,厉伟举例介绍,当初创企业集中在一起时,孵化器可以更方便地邀请专业人士过来指导。“例如,创业者想要了解可以申请哪些政府补贴,或者最新的产业政策,我们可以集中邀请专业人士前来解答。政府为了一个人来和为了一群人来,效果肯定不一样。”

在资源层面,松禾资本投资了上百家公司,其中已经上市的公司就有几十家,这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资源池。在厉伟看来,不同专案总能产生一些奇妙的“化学反应”。其实不仅通过松禾资本,创业者在整个资源池里也可以找到很多潜在的合作空间。

再加上松禾创始人和多位合伙人所在的“北大光华校友圈”助阵,以及松禾创新孵化器和不少猎头公司的深度合作,还有松禾已投企业所搭建起的企业网络,从创业团队需要的工程师,到准上市公司需要的财务总监、董秘等等,松禾孵化器都能牵线,完成高效和高精准度的匹配。

深圳的孵化器很多,像松禾这样的孵化器却并不多。2016年前后,全国各地的孵化器一度遍地开花,但这也暴露了孵化器背后的生存难题:如何生存下去。

孵化也是一种传承

2016年4月,深圳南山一家孵化器因长期拖欠物业费被“强拆”,空间内的创业者突然被告知需要搬离。短短一天时间,该孵化器内就只剩一片狼藉。松禾创新孵化器随后发文,表示愿意为有需要的撤场团队提供免费过渡性临时办公场地。文中写道:创业不易,做孵化器更不易,我们向每个做孵化的机构都致以最高的敬意。

厉伟曾表示,做孵化器本身是赔钱的。请专业人才前来为创业者做谘询、做指导,这些全是“花费”。“孵化器有很多隐性成本,如果后面没有充足的资金准备,不应该轻易做孵化器。” 他强调,如果创业者来这儿入驻,最后发现没什么帮助,会害了人家。

松禾在孵化器上的经验来自于其本身。正是在深圳高速发展的大环境下,在各种高新技术企业雨后春笋般不断壮大的背景下,松禾这样的企业才能够从中受益,并且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理论和方法。松禾更能体会初创企业的难处,所以才在不断总结提炼这套理论和方法,并进行推广和复制,为更多企业提供机遇。

如今,这样的“创投型”模式正得到越来越多的肯定,松禾创新孵化器不仅将创新创业这块蛋糕越做越大,还将孵化企业的这一套理念和精神不断传承下去,为深圳这座城市的发展提供著源源不断的活力。

文/赵银峤,《超讯》2019年4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