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选用战斧飞弹袭叙军 战略外交都考量

叙利亚总统阿塞德被控用化武攻击反抗军占领区,美军6日从地中海两艘军舰发射59枚战斧巡弋飞弹报复,这场攻击瞄准叙利亚荷姆斯省(Homs)谢拉特机场(Shayrat Airfield)。(中央社制表)

美国军方表示,美国今早对叙利亚1处军用机场发射59枚战斧巡弋飞弹,以回应本周稍早对平民的化武攻击。这是五角大厦希望在攻击同时保持安全距离,就会采用的1项主流武器。

“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报导,战斧巡弋飞弹自1991年波斯湾战争以来,一直是美国军事行动中不可或缺的部分,通常装载重1000磅的弹头。

使用战斧巡弋飞弹最大优点之一,就是不需要任何驾驶靠近可能目标附近,基于面对敌方空防时的战略考量,这种飞弹最远可从1000英里(约1609公里)外的海军驱逐舰上发射。

阿塞德政府军采用的S-200地面防空飞弹系统威力虽较不强大,但支持他们的俄军装备更先进的S-300及S-400飞弹,这些系统有更好的雷达,飞行速度也较旧型防空飞弹更快。

曾任海军军官的华盛顿战争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防御分析师哈默(Chris Harmer)说,战斧的爆破效果与美国载人飞机装备的大型飞弹相比虽较弱,但对轰炸地面上的叙利亚飞机影响不大。

他也说,飞机是“软性目标中最容易攻击的目标”,想摧毁或损坏它们,不必出动美国最大的军用品。

另1项让美国决定使用战斧飞弹的原因可能出于政治考量。美国在该地区使用的机场中,最接近攻击目标的是土耳其的印吉利克(Incirlik)空军基地,但在此对叙利亚政府发动作战,可能需得到土耳其同意。

其他中东国家也有美国部署的轰炸机,但同样可能引起外交议题。(译者:中央社廖禹扬)1060407

叙利亚化攻非首次 美国发火有原因

美国今天对叙利亚政府采取军事行动,报复对方稍早以化学武器攻击平民百姓。事实上,叙国爆发内战以来已发生数起化武攻击事件,国际曾多次介入,不过悲剧依旧频传。

反抗军据地伊德利布省(Idlib)4日则遭遇历来死伤最惨重的化武攻击,包括孩童与女性共数十人死亡,促使美国总统川普在上任第77天毅然改变政策,首度下令直接攻击叙利亚政府。

以下为美联社所整理的叙利亚内战与美国因应措施时间轴:

2011年3月:叙利亚安全部队在南部德拉市(Daraa)拘留一群被控在学校墙壁漆上反政府涂鸦的男孩,随后爆发抗议活动;德拉市4名抗议人士18日遭安全部队击毙,示威活动开始蔓延,总统阿塞德(Bashar al-Assad)军队也展开镇压行动。

2011年8月18日:美国时任总统欧巴马呼吁阿塞德下台,并下令冻结叙利亚政府资产。

2012年8月20日:欧巴马表示,使用化武将跨越美国设下的“红线”,改变他干预叙国内战的程度,并将招致“严重后果”。

2013年3月19日:叙利亚北部阿萨尔镇(Khan al-Assal)爆发毒气攻击事件,造成大约26人丧命,叙利亚政府与反抗军相互卸责。联合国调查团随后发现,攻击者使用沙林神经毒气,但没有找出幕后黑手是谁。

2013年8月21日:反抗军掌控的首都大马士革郊区有数以百计平民出现窒息现象,造成许多人抽搐、瞳孔缩小与口吐白沫。联合国调查员前往现场后确认,平民区曾遭装载沙林毒气的地对地飞弹袭击。美国与其他国家将此归咎于叙利亚政府,因其是内战中已知唯一拥有沙林毒气的一方。

2013年8月31日:欧巴马表示,将寻求国会授权,对叙利亚政府发动惩罚性攻击,但他似乎无法在国会争取到足够的支持。

2013年10月14日:叙利亚成为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签署国,不准制造、储藏或使用化武。

2014年6月23日: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表示已移除叙利亚政府最后持有的化武,不过,反抗军官员坚称,政府没有充分记录存量,还留有库存。

2016年8月24日:OPCW与联合国合作小组确定,叙利亚政府曾2度在北部伊德利布省平民区,使用直升机对反抗军发动氯气攻击。

2017年4月4日:伊德利布省汗舍孔镇(Khan Sheikhoun)遭遇疑似神经毒气攻击,至少86人丧命。目击者说,是俄国或叙利亚苏恺型(Sukhoi)战机进行这起攻击,不过莫斯科与大马士革当局都予以否认。

2017年4月5日:川普表示,阿塞德政府疑在叙利亚发动化武攻击,“跨越了许多底线”。

2017年4月6日:美国晚间对叙利亚连续密集发射巡弋飞弹,报复对方稍早以化学武器攻击平民百姓。川普表示,对叙利亚发动攻击符合美国“重要国家安全利益”。(译者:中央社周莉芳)1060407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