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川习会面能否为中美关系带来转机?

《明镜译报》编译 张洛尹



美国应表明决心



2017年3月白宫宣布, 4月初川普将在佛罗里达私人渡假村接待习近平,消息一出许多专家开始推测中美关系的走向,有人看好中美领导人的情谊应有助于两国的合作,但也有人表示,大国竞争的紧张不会这么轻易缓解,需要先找到合作基础。



日前,哈德森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克罗普希(Seth Cropsey)于网站《真实世界》(Real Clear World)的文章指出,虽然个人应该次于国家利益,但打好个人关系,或能帮助两国发展。川普已表达一些对中国的不满,如操控货币、贸易不对等,也明白中国近几年在亚太区域带来的安全挑战。透过两人的会面,川普可以正面向习近平表达美国立场,试图改变过去中美迟迟未解开、隐讳不明的敏感问题,进而展开中美关系的新世纪。



在中美外交方面,克罗普希指出,“川蔡贺电”一事让人重新检视美国鲜少被提起的一中政策,迫使双方正视中美台三方的矛盾敏感问题。川普上任后,改变过去奥巴马政府面对全球竞争对手的软弱姿态,提出保护国家边界和增加国防预算的具体建议,所以川普能就这些议题与习近平讨论,并主张美国捍卫国家安全与亚洲盟国的基本原则。



虽然川普不太可能说服习近平放弃中国以武力威胁解决和台湾的僵局,但川普可以强调美国会遵守1979年台湾关系法,让习近平知道,川普政府会履行对全世界与合作伙伴的承诺。台湾关系法内要求美国必须提供台湾必要的防御武器与服务,使台湾能够维持足够的自卫武力,但奥巴马任内对台湾的军售是少之又少,川普政府可以改变这点:不定期向台湾出售适当的防御技术,向中国领导人表现美国的决心。



美国的海上巡逻机、猎雷舰挺(mine-hunting ships)和作战直升机,可以提升台湾的导弹防御机制,导弹、预警系统的反击战机以及其他武器设备都是协助台湾抵御中国的封锁、两栖登陆战略和从中国发射的中程导弹。克罗普希认为,一旦台湾的威慑力量提升、防御能力越强,中国便会降低攻击台湾的念头,进而增加两岸和平稳定的机会。



川普应该向习近平传达出美国重视台湾的立场,也能对外界传达出华府继续捍卫亚太区域的讯息,是全球可靠的伙伴。这些说法或许不会取悦中国领导人,但能显示美国是言行一致的强国。



在中美经济方面,《金融时报》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则希望,中国领导人能以自由贸易优点来说服川普,不要采取贸易保护主义。沃尔夫撰文指出,全球的未来取决于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关系,仇外的民粹主义者川普与集权的习近平让中美发展增加了挑战性。





川普应该向习近平传达出美国重视台湾的立场




中国应说服川普放弃保护主义





过去毛泽东统治中国期间,主张自给式经济体制,直到1978年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后,中国到现在都是按此经济路线发展。讽刺的是,过去以国际自由主义起家的美国,现在川普却打算逆转这种对世界经济开放的态度。美国是否采取保护主义仍是未知数,但现在令人非常不安,因为全球最不需要发生的事就是贸易战。



沃尔夫表示,不少中国人曾把美国视为资本主义、民主和经济开放的成功典范,但全球金融危机、川普当选与美国的保护主义却破坏自己的声望;反过来,西方人则抱怨中国的开放经济说与做不一,特别保护其国内企业,再加上商业网络黑客的活动频繁,中国支持经济开放也没有为政治带来更多的自由。然而,如果全球公共事务希望稳定发展、繁荣,这两个价值观不一致的国家注定要共同合作。



沃尔夫与克罗普希的见解相反,他认为在习近平与川普首次会面之前,中美双方必须先找到合作的基础,但目前迹象看来并不明朗;先前川普抨击中国的贸易与外汇政策,甚至挑战中国敏感的一中问题。如果单看经济方面,中美双方应该如何开启有效的对话?



沃尔夫的文章提出五点建议,首先,两位领导人都需要说服对方,一旦中美发生冲突,他们都无法达成利益与目标。第二,习近平必须让川普明白,他对中国政策的看法已过时了;2014年6月以来,中国已支出1兆美元货币储备来维持人民币的升值,2006年到2016年以来,中国的出口占国内生产总额的比例从35%下降到19%,靠出口引擎推动的经济是个老旧的神话故事。



第三,川普则需要告诉习近平,中国的产业政策是其他国家关注的事项,虽然它是发展中国家,但同时也是经济巨人,其发展政策在其他国家看来是具侵略性的重商政策。中国需要意识到,在相互依存的世界里,所有国家的作法都会涉及到他国利益;而川普也必须了解,如果自己都不重视贸易保护主义对全球的影响,那中国为什么要重视?



第四,中国可以投资美国未开发的土地,而且习近平肯定能找到乐于投资美国的中国企业,川普也会乐见中国的大举投资。最后,川普欲振兴美国的基础设施,而中国目前世界上快速兴建基础建设的代表国家,若将中国的能力与川普的目标结合,纵使中美某些想法分歧,但他们可以共享利益。



沃尔夫悲观地认为,无论如何,最重要的就是说服川普不该采取保护的贸易政策,虽然把说服的希望,寄托到习近平身上似乎不太真实,但现在死马或许也只能当活马医了。




川普恐逆转经济开放的态度,改采贸易保护主义。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