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日韩关系短期内无法好转

 

日韩关系最近在急剧恶化,就连有过良好关系的两国军队间现在也出现了冲突。两国矛盾集中在历史问题,但日本并不信任韩国现任政府,把希望寄托在了文在寅的后任身上,长时间拖延只会使得问题更加难以解决。

《超讯》2019年3月号

日韩关系最近在急剧恶化。去年12月21日,日本指责韩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使用火控雷达对日本海上自卫队的P-1巡逻机进行了长达数分钟的照射,说这是“极为危险的行为”。而韩国国防部则最后全盘否认有过被指控的行为,反而指控日本的巡逻机对韩国舰艇进行了恐吓飞行。接着,韩国在今年的1月23日又一次指控日本的巡逻机对韩国舰艇进行恐吓飞行,并于第二天的24日发表了作为证据的五张照片。

韩国和日本因为历史问题以及对历史问题的观点冲突而经常发生争执,但是韩国军队和日本自卫队之间还保持着相对较好的关系。本来韩国陆军和旧日本陆军就有着血缘上的联系,但曾经有过这么良好关系的两国军队间现在也出现了冲突,足见日韩关系恶化到了什么程度了。

日韩军队有过良好关系

早期的韩国陆军高级军官都毕业于日本军校或者有过在日本军队服役的经验,像韩国陆军参谋长一职,就直到1972年6月就任的第20任参谋长卢载炫将军之后才脱离了旧日本军队的DNA,是韩国自己培养的。

日韩关系曾因为1982年6月发生“教科书事件”而发生过危机,当时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派出去处理这件事的特使,是有旧军人身份的伊藤忠商事董事长濑岛隆三。濑岛隆三有陆士次席,陆大首席的荣誉光环,名列“昭和三大参谋”之一,有过不少韩国人学生和部下,在韩国军队里极受尊敬。

据说濑岛隆三到了青瓦台之后向他行军礼络绎不绝。这样濑岛就很顺利地和当时的韩国总统全斗焕接上了头,在濑岛龙三的斡旋下,促成了1983年1月的中曾根访韩,缓和了日韩关系。现在,每年韩国有10名现役军人在日本防卫大学留学,和日本学生同吃同住四年。2013年还发生过日本自卫队驻南苏丹维和部队借10000发步枪子弹给韩国维和部队的事件,因为日本有“不出口武器三原则”,而这种出借是触犯法律的。

两国矛盾集中在历史问题

有过这么良好关系的两国军队间现在也出现了冲突,关系恶化的起因是韩国大法院在去年10月份下达的一项判决,韩国大法院在这项判决中判决日本新日铁住金(原新日铁)给予四位原征用工的原告每人约10万美元赔偿的判决,并且开始了申请封存企业资产的法律手续。

本来日韩关系在进入新世纪之后就一直不太好,但原来有日韩共同的盟国美国出面调解所以关系不至于变得太僵,但现在的美国总统是主张“美国第一”的特朗普,他对外边的世界并不关心,而韩国总统又是人权派律师出身的文在寅,这样日韩在慰安妇和征用工问题上的争执就缺少了能从中斡旋的力量,更不容易解决。

日韩两国之间的矛盾集中在历史问题上。用朴槿惠的话来说就是“受害者和加害者的立场再过一千年也不会变”,对于韩国人来说历史问题除了靖国神社和教科书之外还有一个对“日韩合并”的评价问题。不少日本人,甚至有些并不否认日本在殖民时代做了坏事的人都认为“日韩合并”本身是符合国际法的,以后的事态发展是另外一回事,这让韩国人无法容忍,具体就表现了在慰安妇和征用工这两个问题上。

而日本政府的态度是认为1965年缔结的《日韩基本条约》和《日韩请求权协定》已经“完全并且最终地解决”地解决了这些问题,日本政府已经向韩国付出了三亿美元的赔偿以及二亿美元的贷款外加三亿美元的民间企业投资。

区区几亿美元在现在看起来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数目,但当时的五亿美元无论对当时的韩国还是日本都不是一个小数目,尤其是韩国,这是当时韩国一年半的国家预算的数额。日方的赔偿金额是根据韩方提出的受害者名单计算出来的,但韩国当时的朴正熙政权并没有把钱分给受害者,而是用在了修建高速道路、地铁等社会基础设施和发展经济上,依靠这些启动资金,韩国实现了“汉江的奇迹”,但日本对韩国个人的赔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日本政府的“已经解决”的主张不无道理,但韩国人却无法接受,起码是无法全盘接受。因为签订条约的朴正熙政权虽然在韩国的经济建设上有相当大的贡献,但在民主和人权方面欠账太多,特别是因为朴正熙本人的经历,其政权被看作是一个“亲日”的政权,所以这两个条约在韩国人看来其合法性实际上是有欠缺的。

日本不信任韩国现任政府

当年李明博在竞选总统时曾提出过一个“747”的口号:也就是争取在他的任期内使得韩国GDP的年增长率为7%,韩国人均年收入四万美元和韩国GDP总量排名世界第七。虽然这个口号根本就没有实现,但12年前的2007年就出现了这个口号本身就说明韩国已经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但日本人有意无意不愿承认这个现实,在日本看来韩国即便已经不是过去的殖民地,最多也就是“亚洲四小龙”的一员罢了,还不能和日本平起平坐。

其实这才是问题的根结。因为有这种心态,日本人在谈到日韩关系时总喜欢强调韩国经济还有比较脆弱的的部分以及韩国政治生活中会出现无法控制全局的跛脚鸭总统的现象而不愿意和现政权谈判,总想把问题留到政权换届之后。

就像现在,文在寅总统本人被女儿文多惠移民东南亚以及亲信金庆洙被判决有罪这些丑闻以及经济的不见起色而导致支持率一直在不断下降,所以日本政府无意和文在寅谈判解决问题,把希望寄托在了文在寅的后任身上。其实这种做法并不能奏效,因为无论文在寅的后继是谁,也无论他会采取怎样的内政外交政策,在慰安妇和征用工方面的立场都不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有民意的因素而无法变化,长时间拖延只会使得问题更加难以解决。

所以说文在寅总统在今年新年招待会上所说“日本政府应该以更加谦虚的态度来处理这些问题”可能不无道理。其实已经有人提出了是不是要考虑重新修订《日韩基本条约》的思路,这也许是一个方法。两国间外交条约也不是不能更改的金科玉律,经常修订的例子也很常见,但要求日本人改变态度,接受重新修订日本基本条约还需要时间,甚至可能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在那之前日韩关系无法根本好转。

文/俞天任,《超讯》2019年3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