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香港人出走台湾的背后

 

香港的成长离不开移民,香港人的向外流出也从未断绝过。最新调查发现,香港正掀起新一波移民潮,其中地理位置相近、文化风俗相似的台湾成热点,逃港赴台群体日益年轻化,背后是高房价、教育制度漏洞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超讯》2019年3月号

新年伊始,中文大学香港亚太研究所的一项调查发现,34%受访者如有机会,会打算移民或移居外地,比2017年的33.1%微升。其中约四分一(24.7%)受访者没有明确指出移民目的地,最多受访者选择加拿大(18.8%)、澳洲(18.0%)和台湾(11.3%)。最多人提及的移民原因,是不满本地政治争拗太多、社会撕裂严重、对本地居住和生活环境不满。

 

香港是一座流动的城市,她的成长离不开移民,香港人的向外流出也从未断绝过。历史上的香港有过几波移民潮,九七主权移交前后,一批批港人离开故土,流向世界各地。眼下,一波新的移民潮正在掀起,如果说前几波移民潮背后是历史演化和政权更迭带来的“恐慌性出走”,新一波移民潮更多暴露了香港房价高、生存空间逼仄、教育制度不完善等民生问题,新时期“逃港”集体的情绪更复杂。其中台湾正成为港人移民的重要选择。

台湾成港人的“桃花源”

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讲述了武陵捕鱼人闯入桃源仙境的奇遇,此地“土地平旷,屋舍俨然,人人自得其乐”,作者描绘了理想社会的蓝图,桃源舒适怡然的生活环境与当时压抑的社会氛围形成了鲜明对比。风光宜人、物价楼价双低、人情味满满、慢节奏的台湾无疑是香港人心中的“桃花源”。

寰宇移民有限公司资深顾问伍家颖接受《超讯》访问时表示,2014年“占中”以后,香港人移居海外的个案逐年递增。其中,2016年至2018年,移出人数增加了20%至30%,台湾是主要目的地之一。

根据台湾内政部移民署资料显示,2018年香港居民居留许可人数总计4148人,同比增长3.3%,其中获得中华民国身份证的香港人达到1090人,同比增长1.4%。

香港台商工商协会副会长陈自创接受《超讯》采访时笑称:“台湾的消费指数低,过得宽裕自在,与其移民欧美,台湾的生活及饮食习惯与香港接近,地域毗邻,更易接受。”可见,台湾是个宜居的地方,将香港的房屋单位出租,在台湾置业,享受归园田居的诗意生活成为不少香港人梦想。

香港某间大学的教授,退休后移居台湾花莲,买了一块地,自己种菜,与邻里间互通有无,这些生活场景在高楼林立、脚步匆忙的香港简直难以想像,这也是台湾的神奇之处,能将田园生活巧妙地镶嵌在现代文明的躯壳内,既悠闲,也不至于脱离社会发展的轨道。

值得一提的是,九七回归后,港人多移民美国、加拿大和澳洲等国家,近几年,港人涌入台湾的风潮与亚太地区的发展密不可分。

常年在外打拼,陈自创对世界各地的居住环境和社会氛围有切身体验,他感叹“我在海外生活过,终究选择在华人社会寻根。更何况,港台经济发展模式不比国外差,甚至有国外没有的便利。”

台湾的自由和民主的多元化也为这块土地增色不少。外人看来,台湾政坛一片混乱,党派间争执不断,这何尝不是台湾社会多姿多彩、言论自由的表现。刚过去的九合一选举一片火热,白色力量的崛起、国民党非典型人物韩国瑜的出现、政治人物和网红共同参与直播,与网民积极互动都让台湾的普通群众觉得自己的权益受到了关注。反观香港,“占中”和“旺角暴动”好比导火线,令社会不断撕裂,两级对立之下,香港的政治争拗不断增多,驱使香港人一批批来到了台湾。

年轻人“逃港”赴台

除了老一辈港人争先恐后地移民台湾,香港年轻人也通过求学、创业等方式来到宝岛,倘若老年人是为了安享晚年,青年群体来台的背后更多是对香港社会的无奈,也饱含了逐梦他乡的憧憬。

最近几年香港的移民申请人有年轻化的趋势,20至30年龄组别的申请人增加了约20%,30至40岁组别的申请人增加了约10%,他们多有主见,关心时事,对生活有自己的规划和看法。

据伍家颖介绍,最年轻的申请人仅21岁,毕业不久,他便决定独自申请移民台湾。在家人的支持下,拿著600万新台币 (约150万港币)的启动资金,他在台湾开公司,做生意,并于2017年3月取得台湾居留证 。这期间,他居住在台北,售卖年轻人服饰,一年后,他满足了投资及居住要求,于2018年7月成功取得护照。

然而,由于未满37岁,也符合台湾服兵股的年龄。他计划先服兵役,之后进军台湾饮食业。即使赴台之路一波三折,也无阻他移民的决心。在取得护照的那一刻,他感叹“在香港是工作,在台湾是生活。”

香港是座国际化的都市,高昂的生活成本和楼价让青年港人看不到未来,《超讯》曾写过一篇青年对高房价的无奈,不少人终其一生也无法“上车”,辛苦的生活让他们压抑,而包容的台湾社会使工薪阶层也能实现理想,享受生活。

当然,不少香港青年虽身在台湾,仍心系香港,更有人直接将港式茶餐厅开在了台北,室内装潢和餐单与香港街头的茶餐厅区别甚微。一位港式茶餐厅老板吴某表示,当初来台打拼吃不到家乡味,索性经营茶餐厅,如今,他走在西门町的街头,耳边时常听到粤语,来台的香港人越来越多了,恍惚间他甚至错觉自己回到了中环,话语间流露他对香港的思念。

年轻人在台湾创业也并非十全十美,吴某感叹“虽然创业成本低,但台湾街头的人流量实难和尖沙咀相比,这自然影响了营收,‘小确幸’也无法战胜低薪现实。”这样的故事还有太多,身在台湾,这群香港青年不敢松懈,保留著敢闯敢拼的“狮子山精神”,为浓浓人情味的台湾增添了奋斗的港味。

台港两地应加强互动

香港集群的进入使台湾社会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香港和台湾有各自的优势,香港的法制化和国际化程度高,台湾在传统工业和文化产业上有突出特色,两地应该截长补短,加强互动,香港政府在台湾学习了社区管理、劳工权益保障,看到了可以改进的地方。相反,香港人的到来让台湾人意识到英语教学和与国际接轨的重要性。

陈自创在接受《超讯》访问时提出了一个更宏观并具前瞻性的观点:港台两地从官方到民间的各年龄段、各行各业人士的互动交流能影响和帮助大陆,历史的原因让三地在生活模式和政治制度上出现了差别,但随著香港回归、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台湾也在变化,韩国瑜学习香港,在高雄推行英语教学,并将货卖入了大陆。三地处在一个微妙的磨合期,与其斥大陆入侵,不如发挥各自优势,共建和谐的华人社会。

当然,香港人在离开故土的同时,也有人从四面八方回流香港,有人放不下家乡的亲人、朋友,感到在外漂泊的无助,也有港人对这块土地仍然眷念,选择坚守。香港政府也应思考住房、教育、医疗等与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问题,让东方之珠繁荣又宜居。

文/郭文静,《超讯》2019年3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