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专访:澳门理工学院博彩教学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禄 澳门博彩业五年内优势明显

 

当前,中美贸易战局面尚未明朗,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在这种背景下,澳门的六张赌牌即将到期,其中尤以美资企业永利和威尼斯人的续牌议题备受外界关注。不少人都在担忧澳门博彩业是否会被卷入中美博弈的“惊涛骇浪”中。

《超讯》2019年3月号

虽然外界的忧虑和质疑很多,但澳门博彩监察协调局的最新统计则显示,2018年全年澳门博彩业的各项数据都在诸多不确定因素下保持利好,同比去年增长14%,2019年1月业绩更是创四年来最好。

那么澳门博彩业的发展现状和未来趋势究竟如何?近日,澳门理工学院博彩教学暨研究中心教授曾忠禄博士接受《超讯》专访。他指出,内地不断扩大的市场是澳门博彩业多年来保持增长的关键因素,现阶段澳门的博彩产业相比其他非博彩产业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优势。他还预测,虽然亚洲其他地区的赌场发长迅速,但是澳门在未来五年内还是优势明显。

以下是《超讯》与曾忠禄博士的访谈内容。

收回美资赌牌可能性小

超讯: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许多人担心2020年澳门赌牌的续牌问题。更有人认为,不让在澳门的三家美资企业续牌,是中央政府手中可以和美国打的一张牌。您对此怎么看?

曾:讲到贸易战对澳门的影响,很多人都说中国手里有牌,就是澳门的三个美资企业的这个牌。可以说,我们确实有这个权力,从法律上来说,赌牌到期了,我可以不跟你续,这个政府真的可以做到的。如果中国真的和美国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中央给澳门施加压力,不给他们续牌,法律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如果真的打出这个牌,确实可以打击美国公司,但这对我们自己整个的经济冲击也会非常大。因此我觉得现在政府迟迟没有公布这个续牌的、重新竞投的标准,在做这方面决策的时候是很谨慎的。首先是中美的关系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现在双方都急于达成贸易协议,关系也有所缓和。因此我觉得双方在现在的趋势下不会走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所以可能也不会要求澳门一定不给这几家博彩公司续牌的机会。我相信,政府在做这方面考虑的时候,一定会慎之又慎。

超讯:如果不给美资企业续牌,对澳门经济也有很大影响。那么美资企业对澳门博彩业有著怎样的意义?

曾:如果澳门真的不给他们机会,再重新进行招标,那么其实新来的公司,不能确保它的经营能力如何,这可能会使澳门的整个经济发生动荡,引出很多问题。当然澳门博彩业的增长,美资的贡献是比较大,它把美国“度假村式赌场”的经营模式带到了澳门,集吃喝玩乐为一体。

但是,我觉得澳门博彩增长最主要的因素还是市场增长,即使美资不进来,当时有中国公司进来,这个市场也会增长。内地改革开放以来,经济迅速发展,居民消费能力以及对娱乐多元化的追求也在快速提升,导致了市场的迅速扩大。但是美资公司来到澳门,其实也是先看到市场,然后才来积极投资的。

博彩业具有抗经济衰退能力

超讯:您之前也提到,澳门博彩业的增长主要依靠内地市场因素的带动。那么是不是意味著一旦内地经济放缓或者政策紧缩,就会对澳门的博彩业产生致命的影响?

曾:其实博彩业与其他行业不同,博彩业长期以来有著抗经济衰退的能力。以美国为例,从1992年到2007年,美国期间经历了几次经济衰退,但是博彩业都是在增长。直到2007年—2009年,发生金融海啸,博彩业受到影响相对较大一些,但即使在这期间,美国很多州的博彩业也在增长。

当时美国全国的赌收下降主要是受拉斯维加斯影响比较大。拉斯维加斯在2008年赌收同比下降12%,2009年再下降了9%。 但是拉斯维加斯不同于澳门,它发展到现阶段,已经非常成熟,在经营模式上对商务客人依赖比较大,会展非常发达,那么这就对经济非常敏感。在2008年,拉斯维加斯很多大型的会展都取消了。

比较之下,澳门现在还没发展到那个阶段,因此我认为到目前为止,澳门博彩业仍然是抗经济衰退的。例如去年内地经济下滑比较厉害,但是澳门博彩去年增长是14.5%,再次证明了澳门的博彩业是抗经济衰退的。

超讯:澳门回归至今21年,博彩业有没有过下滑?

曾:下滑就是2014年下半年到2016年上半年,有26个月的时间是下滑的负增长。关于原因,有人说是反贪,有人说是内地经济不好,但是去年比前年的经济更不好,博彩业反而在增长,因此这个观点是站不住脚的。

超讯:那下滑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呢?

曾:其实下滑的原因是澳门贵宾厅的泡沫破灭造成的。从2003年开始,澳门博彩业的主要推动力是贵宾厅。2010年至2011年期间,澳门博彩业的增长特别迅猛,这些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贵宾厅过度放贷造成的。

澳门博彩业形势一好,这些贵宾听的厅主就使劲放贷,内地很多人都把钱投到贵宾厅来,仅每个月的分红就可以达2%,最低也是1.5%,那在当时非常有吸引力,大量资金涌进来。那么钱多了,他们就很宽松地放贷出去,然后形成泡沫,泡沫积累到一定时间就破灭了。一破灭的话,那些贵宾厅的厅主跑路了,卷款逃跑, 随后信用危机一下蔓延开来,就是这个原因。

超讯:那么澳门现在过度放贷的情况还存在吗?

曾:经过了当时26个月的大浪淘沙,把这些资信差、经济实力弱的,全部都淘汰了,那么现在应该是健康多了,他们放贷也变得比较谨慎。另外,澳门政府监管也提高了门槛,监管更加严格,因此现在应该是处于一个比较健康的状态。

超讯:您认为未来澳门博彩业的发展趋势会是怎样的?

曾:澳门博彩业也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还不能这么说,但是相比过去已经健康多了。因此我觉得现在的增长可能不会再像以前70%、50%这么多的数字,现在是百分之十几,这是一种比较健康的可持续的增长。

当然今年有点特殊,禁烟可能对博彩收入有一定的影响。如果说没有禁烟这个因素,正常情况下,今年的博彩业应该会继续稳定增长。

文/孙雅静,《超讯》2019年3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