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结构性”才是最重要的

 

很多时候,改变失衡现象,必须作结构性改革才能发生质的变化。但有的时候,体制、制度的“先天”和“既定”的内涵,改也难!

《超讯》2019年3月号

中美贸易谈判一轮接著又一轮,美国对中国扩大加征关税的惩罚期限又再延长,虽然双方团队都称磋商取得进展,但消息透露,中美迟迟无法签下协议,关键的问题在于中美在结构性问题上分歧较大,谈判主要在涉及结构性的问题上卡住了,以及如何建立有效的实施机制等。事实是,任何现象,结构性才是最重要的,结构性改变是质的改变,也能因此保住量。

中美贸易摩擦在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拉开序幕,最初美国关注的只是在中美之间贸易逆差的量上,特朗普认为,中国顺差让美国赚钱少了。谈判从中国多多购买美国货开始,北京也承诺买大豆、甚至提出多买晶片。不过,特朗普放出风声,新的贸易协定要涉及结构性改革问题,美国认为,结构性问题,才是根本。

在社会学理论中,所谓结构性现象是对整个大环境以及所涉及的人都会受到影响的问题。事实是,很多现象都是因为结构性问题而导致的。而结构性的问题又分为小结构和大结构。如美方认为,中美贸易摩擦由结构性问题产生,就事论事的说,关税、补贴、壁垒以及知识产权等问题都影响两国在市场化条件下的合理竞争,只有根本上解决了这些结构性问题,才能妥善解决两国的贸易冲突。

40年前,中国的改革开放就是从结构性改革开始,从计划经济向更适合市场经济的制度、体制发展。中国也愿意作进一步改革开放,也将触及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但认为,一些改革内容并非可以一蹴而就,加之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发展可以依靠内生动力,也不会完全按照美方的要求作出让步。这里面又涉及到中国本身的结构性的特征,制度、体制与美国价值的背离,绝不可能作大的结构性变动。

结构主义在谈所谓的“结构”这概念时,带有“先天”和“既定”的内涵,认为那些是从它们本身的构造“注定”或“先天上”就会发生的现象。而结构性的影响也就是,由这些“先天性”的构造所发生的影响。

很多时候,改变失衡现象,必须作结构性改革才能发生质的变化。但有的时候,体制、制度的“先天”和“既定”的内涵,改也难!

文/纪硕鸣,《超讯》2019年3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