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马来西亚政党政治操作手段的新变化

 

在备受关注的马来西亚金马仑国会议席补选中,朝野各方不断联合和对峙,暴露出马来西亚政党政治操作手段的新变化,同时政治新生力量的出现,也让马来西亚走向可期盼的民主政治发展的新方向。

《超讯》2019年2月号

马来西亚第14届大选后,发生多次补选,其中,金马仑国会议席补选倍受朝野各方关注(金马仑高原国会议席是马来西亚彭亨州的国会下议院议席之一,涵盖金马仑县全境与立卑县西北部地区),并大力度给予全力支持进行竞选工作,但补选中也显露了509大选后马来西亚政党政治操作手段的新变化,同时也冒出引导马未来政治走势的第三势力。

政治操作手法的转换与圆场

大选后,希望联盟上台执政,相对比旧政治势力国阵而言,其以清正廉洁,公平民主自由的宣传为其选民所认知,自然其选民支持者也以此标准衡量希望联盟是否有很好的施政,以不同于选民认为的“贪污腐败恶贼当道”的旧政治势力国阵。

在这次金马仑补选中,既存在旧传统政治造作手法也有新的政治操作规范,同时两者在不同政治阵营中或同一政治阵营中同时或先后出现,互相对立交织与重新规范与改进,这也应该是大选政党轮替对政治内容产生的积极因素。

其中旧的传统操作手法,在在野党阵营国阵这边就存在,在竞选期间隶属国阵的彭亨州政府涉嫌利用州政府机关及资源,在金马仑举办农基工业嘉年华以吸引广大的农民选民,而新政府希望联盟上台后,就和选委会达成共识,要避免滥用政府资源为政党拉拢选票,选委会主席阿兹哈就警告参与金马仑补选的政党以及候选人务必要遵守选举法令,禁止设宴,送礼或滥用政府资源等违法手段竞选。选委会和警方以及反贪会联合执法,一旦发现有人触犯法律,就会对其采取严厉行动。

而希望联盟这边,似乎也很谨慎,没有像国阵政府时期利用政府资源,尤其在补选时,拨大笔款项给予补选地区资助与发展,希望联盟的候选人玛诺嘉南曾表示,原定晚间在选区进行的一项人民宴会,也取消了,怕被当成设宴款待选民的行为,而希盟各政党人士前去选区助选,都是向政府请假,自己开车以普通党员的身份参加竞选工作。

但希望联盟这边也存在旧的政治操作手法,在竞选期间,一张照片引起了政党与网民的热议,就是一位穿着标有希望联盟字样的红色体恤衫的年轻女士,在给一群摩托车骑手发钱,政党及网民质疑希望联盟政府派钱给选民以期贿赂选民投票,在野党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里讽刺说:“那个兄弟是要求姐姐兑换零钱来购买金马仑草莓。”遭到法庭判决选举结果无效而丧失金马仑国会议员资格的西华拉惹表示:“宴请我的竞选团队被指是一个最大的犯错,甚至令我在五年内不得参加竞选。不过希盟这种行为就不是问题,因为现在他们已经是中央政府了。”

事件过后,希盟领袖纷纷出来解释说,这张照片不是贿赂选民,而是给摩托骑手为其助选的津贴,但民众质疑,被法庭取消金马仑国会议员资格的西华拉惹也可以是通过宴请的方式,津贴他的竞选团队,那为什么被法庭宣布选举无效呢?

另外希望联盟成员党公正党的上议员柏玛诺兰在金马仑助选时,对原住民放话警告,如果原住民村长不支持希盟候选人,原住民村长将会被撤换,同时无法获得村长的津贴。此论述,也遭到当地民众及社交媒体的广泛传播,一些民众认为希望联盟怎么和国阵一样,滥用职权贿选。而过后柏玛诺兰公开道歉,承认其言论过激,冒犯村长和各界领袖。而这不仅仅是言论本身的问题,而是从侧面透露出希望联盟成员党及其党员仍然具有恐吓贿赂选民的旧有政治手腕的惯性思维。

隶属希望联盟的民主行动党的国家财政部长林冠英在金马仑竞选期间,也冒出了“发展金马仑”威胁当地选民的言论,当时林冠英说,要求选民投给希盟的候选人,如果希盟败选,将影响该区的发展,言外之意为如果选民不投给希望联盟致使希盟落选,那么中央政府也不会给予拨款发展金马仑地区。此言论亦遭到民众和社交媒体的注意,过后,林冠英又出来澄清,对他的言论圆场,他说:“投给希盟候选人的话,就可以与联邦政府一起发展金马仑高原。如果只有州政府的话,发展就会卡着,因为彭亨是个债务最高的州属,如何有资金进行任何发展”。此言论也是政党惯有的贿赂恐吓选民以获得选票的不正当的政治手段,虽然后来澄清,但已经对选民造成了影响。

而另外一方面,反对党巫统与伊斯兰党也利用马来西亚固有的种族政治拉拢选票,在金马仑竞选期间的一场讲座中,多名巫统和伊党领袖公开指责希盟反马来人及伊斯兰教,根据当地媒体报导,伊斯兰青年团长莫哈末卡里指责行动党企图铲除伊斯兰教为官方宗教的地位,并指希盟有意废除马来王室等挑起种族不安。而希望联盟上台后,明显关于利用种族情绪获取民众支持的事件或言论相比国阵时期大幅度减少,也让不少观察人士对希望联盟就消除种族政治给予寄望。

马来西亚政治的新生力量

从金马仑补选可以看到,509大选后马来西亚实现政党轮替,被认为是民主的进步,的确有些方面,在新政府上台后得到改善,包括不能贿赂选民,不能滥用政府资源贿选,利用种族政治煽动族群情绪的事件减少了等等,在民众的监督下,朝野双方都在改善自己的行为,但似乎旧有政治手腕的运用还是政治选举的主调。

相信朝野政党在这种民主、贿赂、光明、平等以及种族政治中,会不断对峙、联合,交织在一起,并且会一直持续,而在这个过程中,民众民主觉醒与成熟度也逐渐在提高,并会逐渐厌倦朝野政党的互相指责与攻击,而会把目光聚焦在马来西亚政治的新生力量或第三政治势力上。

就如这次金马仑补选,其中有一位独立候选人黄承毅,他是美国大学园艺方面的硕士,毕业后,回到马来西亚,在金马仑搞农业生产,熟知金马仑当地的民众与农业的关系,以及金马仑在农业经济方面面对的问题,作为候选人,他提出他的主张“高原农业政策”,其包括五个重点,即环境保护、土地政策、劳动力、农业设备及农业4.0等。虽然他明白在朝野两大主要阵营面前,他只是一个不受关注的陪跑者,但他愿意用年轻的心与知识,尝试一下。在未来会有更多的像黄承毅这样的新生势力,带领马来西亚走向可期盼的民主政治发展的新方向。

文/马岩岩,《超讯》2019年2月号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