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欲说还休的中国教育

江枫 时事评论员



上月初发生在北京地铁车厢的疑似中学生辱骂乘客事件,一时间闹得热烘烘,有网友甚至进行人肉搜索,很快连其就读的学校也被搜了出来。有趣的是,该学校立即发表声明,否认涉事学生与他们有关,理据便是,该学生是长头发,且发型怪异,“不可能出现在我们学校里”。



单凭发型去判断一个人是否本校学生,听起来似乎有些武断,却揭露出另一事实。现今的学生的上学服装都是统一的,发型也是统一的,所谓保持校容校貌,学生不得有个人特色,不得与其他人有区别,全国上下都一样。这就如同工厂车间的流水线生产,统一包装,统一防伪标志,久而久之,学校管理是方便了,老师是轻松了,学生的个性风格也被无情抹杀了。渐渐地,他们不再有独立思想,不再纯真浪漫,变得老气横秋没有生气,如同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成了乖乖听话、只知道服从的“好学生”。以致经常会有人追问,如今的中国为何出不了大师、思想家?原因或许是这样吧。



然而校方对此似乎很是受用,乐此不疲。河北邯郸某中学有男生多次遭舍友非礼猥亵,造成极大身心困扰,于是找到一位“比较信任”的老师倾诉,谁知该老师竟然轻描淡写,以青春期正常的躁动为由敷衍了事。不堪折磨下,男生惟有向校长投诉,万万想不到的是,最终校方竟责令其离校,回家反省。对此,做学生的几乎没有多少反抗的勇气与习惯,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然而这样的处理方式,非但没能解决学生的实际问题,更凸显老师的不负责任、得过且过的心态。见微知著,如此庞大的教育队伍中,鱼目混珠、误人子弟者应是大有人在。



教师队伍质素参差是一方面,对于涉及青春期学生的性教育问题,校方更是遮遮掩掩,思想僵化。许多学校至今仍视之为禁区,不愿触碰,亦未有开展正常的性教育课程,这样导致一些学生,尤其是女生缺乏基本的性知识和正确的性观念,平日不懂保护自己,受到不法性侵害后,只能哑忍,选择独自承受伤害。河南开封近日爆出一宗性侵案便是好例子,4间中学、至少30名初中女生,自2015年起陆续被迫卖淫,当中包括多名未满14岁幼童。令人心痛不已的是,受伤害学生如此之多,事件持续这么久,期间竟无一人挺身而出,求助于警方、家人或是老师,而社会乃至家人、老师亦无一人留意到问题,是甚么让魔爪一再挥舞,是甚么让悲剧一再重演?



或许这就是今日中国教育之恶果,虽然有些人并不同意。就连中国教育部长也不无满足地说,“这两年综合整治之后情况大有好转”,然而事实究竟又是怎样呢?事实是校园教育乱象仍频生,欺凌暴力事件一宗接一宗,不但同学之间互殴互辱成风,更发展至师生大打出手,甚至搞出人命来。陕西安康职技院老师酒后殴打女学生,事后还将责任归咎于学生“太激动”,行为已为人不耻,而湖北来凤县某高中的恐怖命案,则令人发指。学生与老师发生冲突并砍伤对方,结果遭其他老师群起围殴并刺伤左胸,在地上爬了20分钟才被送院,终致死亡,简直是骇人听闻,远远超出想像极限。



国家一再鼓吹教育要以人为本,为人师表要抓安全教育,排除隐患等等,看来真正落实到位的并不多。再穷不能穷教育,结果留守儿童、豆腐渣校舍、毒跑道、致命校巴等问题屡遏不止;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结果变成从娃娃害起,猥亵、性侵甚至虐待儿童致死个案层出不穷。喊口号从来容易,做实事永远困难,然而再难也得要做,否则中国的教育之路只会愈来愈难行,教育乱象只会愈来愈多。



东网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