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1个印尼2个世界 穷忙族喝杯珍奶是奢望

印尼近年来经济起飞,不过,贫富差距仍是严重问题。富人不断累积财富,另有逾4成民众每日生活在贫穷线下。图为雅加达铁道旁的贫民屋。 中央社记者周永捷雅加达摄
印尼贫富差距仍是经济及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严重问题。富人不断累积财富,穷忙族喝不起一杯精致饮品。图为雅加达顶级购物中心咖啡广场。 中央社记者周永捷雅加达摄

“买一杯珍奶的钱,我可以吃两餐”。印尼近年来经济起飞,不过,贫富差距仍是严重问题,有逾4成民众每日生活在贫穷线下,“一个印尼、两个世界”的困境令人忧心。

周末夜晚,雅加达市中心苏迪曼公园社区(Sudirman Park)发生一起轿车擦撞意外,两辆轿车的车主在马路边交换电话和基本资料,以助日后厘清赔偿事宜。

仔细一看,停在路旁、发生擦撞的两辆轿车分别是保时捷休旅车和凌志(Lexus)跑车。

雅加达交通壅塞,路上经常可见到名贵汽车陷在动弹不得的车阵中;一旁则是拿著吉他穿梭表演讨小费的青少年,或是伸手乞讨的老弱妇孺。

这就是印尼贫富差距的最佳写照。

印尼总统佐科威曾表示,印尼的贫富悬殊已达“危险”程度,因此,印尼政府必须努力争取经济成长,以缩小贫富差距。

2015年,印尼的吉尼系数(Gini)为0.4,仍然是属于贫富差距严重的水准。

吉尼系数是检测所得分配差距的参考值,根据联合国相关组织的定义,吉尼系数0.4以下,代表收入分配平均、合理;吉尼系数0.4至0.5,代表差距大;0.6以上表示差距悬殊。

“世界银行”(World Bank)2015年的统计资料显示,印尼近2.6亿人口中,大约有11.22%、2859万人生存在贫穷线下。

此外,印尼约有4成民众生活在穷困中,他们的收入只游走在印尼政府设定的贫穷线(每人每月可支配所得33万776印尼盾,约22.6美元)边缘。

贫富悬殊也造成“穷忙族”在雅加达生活大不易。

已婚、育有2名子女的清洁工夏立福(Syarif)带领中央社记者走访他位于铁道旁贫民区的住宅。

楼梯间3坪左右的狭小空间就是他们一家人的住所,而楼梯下1个榻榻米大小的地方就是他两名小孩的床铺。

夏立福说,他的工作是清洗大楼和洗车,1个月仅能赚170万印尼盾(约新台币4000元),不够一家子开销,不过也只能利用有限的收入来过日子。

他坦言,由于小朋友一早要上学,为了让小朋友有较好的睡眠,每到晚上就寝时,他和太太就会把1个榻榻米大的床铺让给小朋友睡觉,两人就到外面游荡闲逛,累了就到骑楼或公车站里休息,快天亮时再回家叫醒小朋友准备上课。

此外,印尼各地方政府逐年调涨最低工资,要求企业行号比照办理。以印尼首都雅加达为例,今年法定最低基本工资为335万盾(约新台币7790元),印尼虽然逐年调涨最低工资,不过仍赶不上雅加达的高物价。

在连锁海鲜餐厅打工的服务员尤莉(Yuli)告诉记者,她因为是合约工,一个月的薪水其实只有200万盾,光是支付每月套房房租(80万盾)、交通费(30万盾)、伙食费(100万盾),真的是常常入不敷出,每月都是“月光族”。

在类似尤莉这样“穷忙族”的眼里,不但遑论存钱买房,就连购物中心里人手一杯的珍珠奶茶也是日常生活中的奢望。

购物中心里一杯来自台湾连锁品牌的珍奶要价约2万8000印尼盾(折合新台币65元),对于像是月薪2、300万盾左右的“穷忙族”而言,一杯珍奶足以让他们吃上两顿路边摊的午餐,绝非是可以轻松消费的饮品。

减贫是印尼政府缩短贫富差距的作法。印尼“国家加速扶贫小组”也改善实施扶贫方案的机制,并制定多项政策,包括补助学生就学的智慧卡、补助穷人看病的健保卡等措施。

而贫穷,正是让许多印尼妇女甘愿离乡背井前往海外担任帮佣、看护的最大原因,她们共同的愿望就是“脱贫”。

印尼目前约有600万妇女在外国工作,她们每年汇回印尼的款项超过58亿美元,是印尼仅次于石油及天然气收入的主要财政来源。

即使如此,印尼目前仍有逾一成的民众生活在贫穷线下。作为东南亚经济发展的龙头,印尼如何缩小贫富差距,创造就业机会,减少贫穷人口,才是维持印尼经济永续成长的根本之道。1060401

(中央社记者周永捷雅加达1日专电)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