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伦敦西敏寺惊现孤狼恐袭

遇袭者倒卧西敏寺桥旁

穆斯林孤狼马苏德开车撞倒伦敦西敏寺桥的人群,继而跑到国会入口,以刀刺死一名警察,马苏德最后被警察击毙,恐袭造成五死、五十多人伤。

英国的民主圣殿——西敏寺三月二十二日遭到恐怖攻击,当天下午二时四十分,一部汽车在行人众多的西敏寺桥一路冲撞,车子开过桥后,做案者弃车继续跑往英国国会所在地西敏寺,直接冲进国会大厦的Carrige Gates入口,遭警察拦阻时持刀刺杀这名驻守的警察,恐怖分子后来被武装警察击毙,造成五人无辜死亡,五十多人受伤。二零零五年七月七日盖达基地组织发动伦敦地铁和公车爆炸案,造成五十六人死亡,七百多人受伤。十二年后,伦敦再度遭到恐怖攻击,目标直指英国的心脏地带。

事件发生时,英国首相特蕾莎.梅(文翠珊)正在国会议事堂内,经安全人员护送立刻离开,西敏寺内外一片惊慌,各种传言飞舞,当时不少英国政治要员以为遭到大规模攻击。英国的情资系统和苏格兰警场经过数小时调查,宣布事件为恐怖攻击,并查出做案者身份。而伊斯兰国(ISIS)则在二十四小时后透过阿玛克(Amaq)通讯社发布消息,声称这起攻击是伊斯兰国的“士兵”所发动的。

做案者原名亚德里安.庐塞尔.亚加欧,出生在英国,现年五十二岁。根据苏格兰警场的资料,从一九八三年至二零零三年的二十年间,这名犯案者曾经有过伤害、私藏武器、妨害公共秩序等前科,并被判刑入狱。英国军情第五处MI5的情资显示,亚加欧在狱中结识伊斯兰激进分子,而后皈依伊斯兰教,并改名为马苏德。出狱后,马苏德于二零零五至零六年,以及零八、零九年间二度赴沙特阿拉伯教英文,并于二零一三年到回教圣地麦加朝圣。

尽管英国的军情单位握有马苏德进出回教国家的记录,但从未将他归类为可能付诸行动的激进分子,换句话说,马苏德是在英国反恐单位的“第二线”名单中,似乎不具立即的危险性。马苏德的攻击方式很快就让人联想到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发生在法国南部大城尼斯的恐袭事件,以及同年十二月十九日,一部大卡车冲进柏林市中心的耶诞市集,造成十二人死亡四十八人受伤的惨剧。同样是以车辆冲撞行人造成严重死伤和惊慌,尼斯与柏林恐袭的做案者也非警方眼中的危险人物。

英国警方查出做案者身份,同时也查出车辆来自伯明翰的租车公司后,当夜就在伯明翰和伦敦逮捕十多人,其中多人在侦讯后释放,警方拘留一名五十八岁的伯明翰穆斯林,是否为同谋仍在调查中。

英国警方将侦查指向伯明翰除了作案车辆来自伯明翰外,这个城市也是伊斯兰激进分子聚集之地。伯明翰是英国第二大城、著名的工业城,工业发展需要大量劳动力,吸引许多移民来此谋生,伯明翰一百二十万人口中,英国本地人占不到四成,而穆斯林族群就占了四分之一。伯明翰曾经被誉为英国多元文化的重镇,显示出英国的族群融合和社会宽容程度超过其他欧洲国家。

穆斯林族群集中在伯明翰东区,约占了居民数的百分之九十五。这个工党主政的城市对穆斯林的接纳度非常高,女性无论带头巾或穿著全身漆黑包裹只露出眼睛的“布卡”都不受限制,伯明翰东区有两所穆斯林私立学校,女学生的制服和中东穆斯林国家相同,不是蓝色的头巾就是黑色的蒙脸长袍,私立学校的课表除了教育单位规定的一般课目外,音乐和绘画课都因被视为伤风败俗而取消,引起不少争议。每天到了礼拜时刻,伯明翰中央清真寺的扩音器就响起,念经礼拜声传遍街巷,不知情的旅人还以为来到穆斯林国家。伯明翰的穆斯林现象常引起关注,然因宗教的“纪律严明”,为了减少当地的治安问题,英国警方有时候也需仰赖穆斯林教士协助。

伯明翰穆斯林激进化

随著中东地区伊斯兰激进主义势力大增,自二零一四年起,伯明翰的穆斯林也跟著激进化,甚至成为欧洲伊斯兰激进组织的聚集地;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巴黎恐攻居中联系的阿巴欧德与二零一六年布鲁塞尔恐袭的主谋阿布瑞里都曾在伯明翰住过。法国和比利时当局曾要求英国反恐单位协助,防堵伊斯兰激进主义蔓延。

虽然英国军情第五处的情资网络绵密,情报作战能力举世闻名,却不免百密一疏。英国反恐名单中有三千人被列为可能付诸行动的“危险分子”,而这份名单也随时更新,限于人力物力,警方无法一对一的长期跟监,苏格兰警场表示,这些年来已经破获了多起恐袭规划和组织,只是漏网之鱼何其多?并不是因为网眼破了,而是孤狼式的“廉价恐袭”根本防不胜防。

然而,西敏寺恐袭到底是一人所为?还是背后有个组织策划?这是英国警方最大的疑问。虽然伊斯兰国宣称是他们的战士所为,但由于伊斯兰国最近在叙利亚与伊拉克战场上节节失利,可能为了提升士气才作此声明,因此英国警方并未完全采信。英国警方调查发现,马苏德在发动攻击前,曾通过互联网WhatsApp以密件联系,英国的情资单位根本无法掌握讯息,英国内政大臣公开要求国际互联网系统应该“解密”,协助各国的反恐作业。由于马苏德多次进出沙特阿拉伯,英国军情单位怀疑马苏德在沙国居住期间和伊斯兰激进组织有密切联系,紧急要求沙国提供情资,利雅德当局则透过外交系统公开表明,沙国警方毫无马苏德的纪录。

西敏寺桥和国会大厦的恐袭只靠一辆车和一把刀,无需太多计划和成本,因此被媒体称为“廉价恐袭”,而单独一人做案且出没无常又被称之为“孤狼”恐怖分子。二零一六年在德国和法国都发生伤亡惨重的“孤狼恐袭”,这种相对简单的攻击对欧洲造成极大的威胁,法国犯罪学家比喻为如“细小蚊子随处叮咬,无论你怎么拍打都无法幸免般的令人发狂”。而这种细小蚊子行动又来自伊斯兰国“病毒”,感染力强又难以预防,再绵密的情资网和反恐破获都不能完全消除免疫,欧洲不得不面对这个“疾病”。

当人们质疑英国警察太少配枪而仅以警棍或电击警棒防卫以致难以及时遏止恐怖攻击时,犯罪学家并不认为警察全副武装就能解除恐怖攻击,反而提醒治安人员过度武装可能造成更大的警民对立和冲突。事实上,欧洲媒体越来越“冷处理”此类恐袭事件,节制播出现场死伤的血淋淋画面,避免引起更大的恐慌,让恐怖主义如愿达到目的。欧洲媒体也谨慎处理可能挑起族群或宗教对立的报道,以降低伊斯兰病毒的感染、蔓延。

亚洲周刊 罗惠珍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