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印尼首条高铁工程一波三折

印尼总统佐科威主持雅隆高铁奠基礼

雅隆高铁动工十四个月以来,障碍频传:印尼资方无力提供征地资金、土地归属问题、中方华工无合法工作准证;一九年通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佐科威政府为克服印尼基础设施落后而大规模展开建设计划,却可能因资金短缺不能如期完成,其中之一是由中国大陆建造及提供大部分融资的首都雅加达至西爪哇省会万隆(雅隆)高铁工程。

此项在印尼甚至是东南亚属于第一条的高铁工程全长一百五十公里,投资额五十六亿美元。在日本和中国激烈竞标下,由于中方给予更优惠条件,最终获得承包权。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一日,总统佐科威于争议声中,在西爪哇省万隆县瓦利尼乡主持奠基礼。对于印尼进入高铁时代将有助于推动经济成长和增强国家竞争力,佐科威充满信心。不过,学者专家多在质疑其经济效益,认为距离一百八十公里的雅加达和万隆之间无需建造高铁。北京在印尼高铁博弈中胜了东京一局,显得政治意义大于经济。

按照计划,雅隆高铁工程将由中国中铁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和印尼四家国营公司联合设立的协作支柱公司(Pilar Sinergi)合资,组成印尼中国快车公司(KCIC印尼快车公司)负责承建,预定二零一八年底建成,二零一九年通车,雅隆两地的火车交通将由原来的三小时减为四十分钟。分析指出,中方通过中国建设银行提供百分之七十五低息贷款,期限为四十年,并且无需政府担保,这是最打动雅加达当局的地方。

高铁工程奠基十四个月以来,状况频传,如前些时被本地媒体炒作的涉及非法劳工事件,中方公司派出的五名普通华工在高铁经过空军所属地段进行挖掘,除该地段归属问题仍未解决外,该普通华工也因未执有合法工作准证而被捕,并一度列为刑事犯。事件证实了印尼学者专家原先所担忧,高铁工程可能抢走本地工饭碗。最近更传出了或将造成高铁工程遭到延搁的消息。

报道指出,合资设立协作支柱公司的印尼四家国企中的两家,无力分担供作征用土地所需资金约二万亿盾(约一点五亿美元),导致卡拉旺县与布哇卡达县境内的五百公顷用地无法腾空。相关公司正等待财政部批准透过发行债券进行集资。另一方面,自雅隆高铁工程敲定后,该地区民众拥有的土地价格上涨数倍。有消息说,当局正设法与土地和空间部长加强协调,援引有关征收土地供作公众用途的二零一二年法令规定,向民间地主施压,此事已引起相关方面和人权分子关切。

高铁工程未能按照原定计划落实,工程主导人之一国营企业部长李妮成为媒体调侃对象,独立报章《时代报》头版头条刊出巨幅漫画,愁眉苦脸的李妮脖子挂著一个高铁车厢。

印尼资方没钱实现承诺喧嚷多时后,国营企业部专家幕僚沙哈拉向媒体透露,中国建设银行愿意垫付印方承诺的款额,使征地问题完全解决后,该行承诺的融资能够发放。

除雅隆高铁出现征地问题外,佐科威政府上台后推动投资二十三万亿盾的雅加达和卫星城镇之间轻铁火车工程,也发生预算困难问题。

雅隆高铁未能依照计划施工,使原来反对该工程的声浪再起。《时代报》上周发表题为《取消无必要的大工程》社论指出,以雅隆高铁为例,由国营企业部长主导设立的财团没钱来支付该工程,不如把它暂停,该工程不单预算庞大,而且效益极小;政府不如专注于完成轻铁工程,以克服目前首都雅加达交通阻塞问题。

分析多认为,由于征地工作无法如期完成,雅隆高铁工程将于明年底建成、后年开始通车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前些时辞去世界银行高职、接受佐科威征召回国出掌财政部的穆莉雅妮也已决定,停止实施在巴布阿和苏拉威西建造环岛铁路计划,原因是现政府所推动税务特赦等纲领增加税收未能达标,穆莉雅妮不得不大砍多项基建的预算。

如今,舆论关注焦点是中方在目前印方未能实现先前承诺之下,如何使雅隆高铁工程不致胎死腹中。与此同时,中方在此项工程中提供的诸多优惠引发财经界质疑和议论。中央银行经济研究员特利.威纳尔诺三月中旬在《时代报》刊出署名文章《警惕中国的贷款》,举出中国在斯里兰卡投资的多项基建工程,由于该小国无法负担利息等因素,不得不把大部分股权转售给中方,北京完全控制了在该国投资合作的项目。文章指出,北京透过外交、经济和安全方面互相结合的措施,在贸易、交通运输和区域安全上巩固霸权地位,北京以提供融资策略加强控制。文章提醒未落入圈套的国家应好自为之;最后并说﹕“我们可以接受中国投资,但必须真正有利于国民经济建设及吸收更多国内劳动力,使印中双方都有利,并非最终中方赚钱,但我方亏本。”

亚洲周刊 余歌沧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