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新疆“去极端化” 慎防愈反愈恐

郭灏 时事评论员



恐怖主义肆虐全球,极端分子不但针对欧美等西方国家,中国也身受其害。除了新疆年年都有暴恐事件之外,近年恐怖分子亦伺机对其他省市发动袭击,以增加境内民众的恐惧感,一四年昆明火车站的无差别杀人惨案就是例子。此外,随着“伊斯兰国”(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节节败退,残馀势力渐渐东移,其眼光亦转向中国。IS年初就发布一条短片,片中的维吾尔族成员扬言会潜回中国发动的恐袭;而国内的反恐专家也警告一些如“东伊运”等的分离组织,或会获得阿富汗等国的恐怖分子支援,增强施袭能力。



故此,中国绝不能让这两股势力里应外合,让中东的乱局在神州上演。当局早前也证实中阿两国的执法部门在边境开展联合执法行动,而在境内亦频频出招:万人誓师、军车列阵巡逻震慑;层层安检、刀具刻名等防患未然。



从今日开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也正式实施。该条例除了禁止传播极端讯息,强迫他人进行宗教活动等较明显的极端言行外,亦将严禁范围扩展至生活部分,例如不准穿蒙面罩袍、“非正常蓄须”、不以法律手续用宗教仪式完婚等。而条例不单列明各级单位的责任,更明令社会各界要协助执行,例如公众场所职员和巴士司机等都要负责阻止穿罩袍者进入及上车。



诸如刀具刻名等措施,在所谓的西方标准而言,必被批评为侵犯人权。然而,在近年各国严防恐袭的氛围下,极端分子难以策动大杀伤力的炸弹袭击,他们于是改以“就地取材”的方法,以汽车和利刀杀人,早前的英国伦敦国会恐袭,凶徒就是用这种方式杀害无辜民众;即使留意内地的恐袭案,很多宗都是以“冷兵器”为主。因此可以看到,推行刀具管制实有其必要性。然而,若果将管控面扩至生活细节,就需要提防执行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矫枉过正的事,反将一些疆人推向恐怖主义的怀抱中。



新疆的问题既涉及宗教,也关乎民族矛盾。中华民族中以汉族为主流,而大部分汉人都不信奉伊斯兰教,故此在部分极端疆人眼中,位处北京的中央政府从来都是“外来侵略者”;事实上新疆的分离主义势力,早在民国时代起便争取独立建国了。在中央严厉打压下,一些疆独组织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将自己和维吾尔族包装成被迫害者,试图引起国际社会同情。



事实上,维人于国内属少数民族,有一种“声音被忽视”的心态不足为奇,加上新疆频爆祸乱,当局不得不出手镇压,在这些因素夹杂下,“被迫害”的思想一旦渗透社区,很易引起共鸣。



去极端化条例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虽然列明了极端化的定义,但在基层执法间,往往会出现过严、矫枉过正的情况。以不准穿蒙面罩袍上车为例,伊斯兰教妇女的衣着,从较宽松的头巾到最严格的布卡罩袍,款式多种,司机有可能会不分青红皂白,统统拒绝上车;而禁止以宗教仪式取代法律手续结婚一项,执法当局或又以去极端化为由,禁止甚至拘捕已合法成婚、只是补办宗教仪式的新人。一旦条例变成苛法,只会成为分离分子宣传“迫害回教”、“迫害维人”的理据,误导群众变得激进。



因此,当局在推行这类涉及生活层面的法例时,不妨参考宗教领袖或社会舆论的意见,更清楚定义“极端化”及列明执法准则,防止在推行过程中走了样。不要把反恐措施变成敌人反击的利器,反恐变成愈反愈恐。



东网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