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千劫万难丰沙湾

石缸,炸弹,SOS儿童村

——千劫万难丰沙湾

朱诺

长途大巴开出老挝首都万象,驶进茫茫的黑暗之中。

即使看不见道路两边的景象,从车身剧烈的颠簸和摇摆程度也可以想像,盘山道的路面状况很差,路上有无数的急转弯。事先从一些旅行攻略上得知,从万象到丰沙湾这300多公里路程,基本没有100米的直路,全是之字型盘山道,难怪说要走上13个小时。

我们乘坐的这辆长途汽车不是旅游车,坐得满满的车厢内大多是拖著大包小箱的老挝当地人,只有四五位外国游客,其中一位是只身旅行的瑞士女孩。开车前,我看到她面对三只巨大的旅行袋和一辆山地车正茫然无助地四下张望,便帮她把旅行袋举到车顶上。她说,她要去丰沙湾一带山地骑游,那是她环游世界旅行的一个特别项目。

丰沙湾,英文叫Phonsawan,是老挝川圹省的省会,但你若请教当地人,他们的发音其实更接近于“篷沙湾”,最初将这个地名译成中文的,多少有点想当然,不过一旦传开,也就成固定称谓了。

丰沙湾虽然是个新建的城市,却因其境内有著东南亚最神秘的古迹而闻名。川圹高原位于老挝东北与越南的接壤处,由于地理的原因,历史上一直是块“三不管”区域,曾在很长时间内独立于中老越三国的管辖之外,成为少数民族(普安族和苗族)躲避战乱、散兵土匪啸聚山林的极佳所在。

大概是由于交通不便,或者出于一些安全上的考量,很多去老挝旅行的游人将自己的目的地限定在琅勃拉邦到万荣、万像一线,而跳过了丰沙湾这一站。而当我偶然读到了丰沙湾和川圹的历史之后,这里便成为我老挝之行绝不会错过的不二之选。

窗外的夜色漆黑一片,不时有树影划过车窗。横竖也睡不著,我在心里勾勒著曾经行走在这条道路上的各色人等。当年从中国南方逃出的普安人是否到过这里?暹罗的大军曾否从这里经过、一直把疆域向东推进到大越的边境?受过CIA训练的老挝苗人是不是在这里与敌人展开过激战?他们又是否通过这里、逃亡去了湄公河西岸的泰国?

不知是我们这趟车比较幸运,还是夜间行车比白天更顺畅,汽车只用了10个小时就到了丰沙湾。清晨6点半,太阳刚刚升上川圹高原,寒气尚未及散去,我已经为这个意为“天堂之丘”的地方兴奋不已了。

(一)“查尔平原”

来到丰沙湾,人们最想看的莫过于著名的“石缸平原”了。


上千只来历不明石缸群石缸平原。

其实,这里既不是高原,也不是平原。丰沙湾所在的川圹地区海拔只有一、两千米,虽然比起位于湄公河谷的万象和琅勃拉邦要高出许多,但与我心目中的“高原”还是有很大差距,充其量不过是一块高地嘛。而所谓的“石缸平原”,也远不够平坦,不过是无数丘陵一样的小山包之间、点缀的一片片相对平缓的荒地。

正是在这一片荒山野岭之中,散放著上千只来历不明的巨大石缸。这些石缸并非排列在一起,而是在方圆几公里的范围内,形成了90多个石缸群,最多的一群里有300多个,最少的只有一个。这些石缸大小不一,高的有两米多,矮的则不到一米,或立或倒,或完整或缺损;极少数带著石质的盖子,大多数是空心的;有的大半截已埋入地下,有的缸里生长出杂草,还有一棵树从一只石缸底部破缸而出,粗壮的树干撑破了缸壁,郁郁葱葱的枝干向著天空扬长而去。

石缸平原又叫“查尔平原”。“查尔”是法语“jarre” 的音译,意为“缸、罐、瓮”。法国人首先给这个平原命了名。

整整80年前的1932年,当越南、老挝和柬埔寨还同属于法属印度支那的时期,法国人曾打算修筑一条连接河内和琅勃拉邦的公路。尽管这条公路没能最终完成通车,但是,当它修到川圹地区的时候,66岁的法国女考古学家麦德琳·寇拉妮(Madeleine Colani)博士,在这片荒野中发现了这些神秘的石缸群!
※需会员付费订阅才可看全部内文,若你已订阅请先登入会员,若尚未订阅请先至会员订阅
※任何地方都可掌握中国内幕,《明镜邮报》每日送至您邮箱。
明镜书刊安卓App,世界领袖的电子书单。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