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制造是美国打击靶子,西方国家仍有三种困难

中国制造是美国打击靶子

那么在中国方面呢?中国方面有很多专家,也是仅就贸易问题谈贸易,但是有另外一些专家学者和智囊指出,这不只是贸易问题那么简单。像这个李若谷,他原来是进出口银行的董事长,他就说了一次。他就说,中美这次争端,实际上是关于中国发展权的争议。他是这么讲的。发展权是什么呢?在他们看来,发展权就是指中国未来关于高科技,以及如何占领高科技领域这些问题。当然中国有两个底线,一个是主权,一个是发展权。发展权就是刚才所说到的,关于高科技问题的未来发展问题。那主权呢,就是关于香港、台湾这些方面的问题。

陈小平先生提出来的第二个问题,是中美大国对峙新冷战体现在什么方面呢?这个具体而言,就是在中国制造2025上。这场非常有意思的新冷战的这个特点,其实美中双方有类似的这种看法,美中双方都极端看重对未来高科技产业的主导权,而且都把这个主导权的争夺,与本国的国家和经济安全紧密相连,而且都把对方看作是唯一的、最重要的竞争对手。中国制造2025很有意思的就是,最近中国官方已经在低调处理这个问题,甚至有些官媒说:“这只是中国学术界的计划”,企图推卸中国政府在里面的起的一些作用和中国政府的这个谋略。

那么冷战呢,它最有意思的是,在这个中国制造2025里头提到了人工智能、量子计算和新一代无线网络等发展,最火热的就是目前美中两国争夺最激烈的,就是5G,就是互联网,就移动技术第5代的研发和研制。中国华为已经斥资几十亿了,然后它提出来,就是发展的一种芯片,它跟中兴又不一样,是直接对美国的高通产业生产的芯片提出挑战。这个也就是为什么美国方面引起了非常警觉和反弹。它的能源部、国防部,还有其他一些部门,都发表了多份报告,这些报告都显示,它们对中国不断增长的这种科技能力提出警告,而且这种警告,在美国就受到了共和党和民主党的共同的支持。

我们知道,中国对于高科技发展的源头,很早就开始了,但是在习近平上台以后,加速了这一个研发的进程。2013年6月,也就是习近平上台半年之久,中国《经济周刊》刊发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就叫做“美国八大金刚渗透中国大起底”,里面就说的是美国的八大高科技企业对中国的信息基础的这个设施的渗透非常强、非常深。那这八大金刚呢,就包括思科、苹果、谷歌、IBM、英特尔、微软,还加高通,等等,所以从那时候开始,中国就开始了明显的做了一些事情,他们称之为叫做“去思科化”。

就我自己个人估计,“去思科化”有两大手段,第一个就是要求美国在中国企业,如果要建立合资企业,必须转让自己的技术、技术知识产权;手段第二,就是大规模地走出去,收购美国的高科技产业。整个这个进程就是“去思科化”的后果,这将直接有利于像中兴、华为等企业的生产。美国是一直认为自己是处于高科技的最高的领导地位,但是中国来势凶猛,且手段、野心,还有它的目标,都让美国十分地担心,所以这一次中国制造2025,成了美国强力打击的靶子。

陈:谢谢张艾枚女士。她扣住了我私下里给他们这些嘉宾发的几个问题。那这几个问题我给大家回顾一下。等下一个阶段,下一个阶段的讨论,希望嘉宾围绕这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贸易战只是中美经济较量,还是经济战掩盖的大国政治对峙的新冷战?第二个问题,如果你认为这是一次新冷战,中美大国对峙的新冷战,会体现在什么地方?第三个,川普与习近平是不是都有一个内政与世界秩序的重构计划?中美大国对峙和新冷战是不是这种重构计划的必然结果?最后一个就是,贸易战是否能够重塑中国内政外交的走向?

刚才张艾枚女士她就认为,贸易战并不只是一个贸易战。她联系到《美国国家安全报告》,认为这个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一个全面竞争,因为在那个报告里头,中国和美国的全面竞争的关系,被川普先生进行了制度、意识形态、全方位的一个描述。第二个,她认为中美之间这种全面竞争关系是一种新冷战。这个新冷战和美国跟日本、美国跟苏联的这种冷战不同,她冠以新冷战。那么跟日本是一种盟友之间的关系,它跟苏联并不是全面对峙,而跟当今的中国是一种全面的对峙。那么最后一个,就是竞争的领域在哪儿呢?她谈到就是中美之间对中国制造2025的一个竞争,核心问题是高科技主导产业的问题。

我们现在的讨论进入第二波,希望大家观点集中一下,因为这只有五分钟。那么我先第一个机会还是给吕朴先生。

中国和美国现在是全面竞争关系。

以下为付费内容,会员可登入后浏览全文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