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美国认定中国的发展包藏祸心

中国研究院

【《内幕》编者按:文章为7月6日《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此次会议由陈小平主持,主题为中美贸易战的走向,与会嘉宾有程晓农博士、经济学者张艾枚、经济学家吕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讲座教授谢田、自媒体主持人秦伟平、历史学家刘仲敬。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国是包藏祸心的坏孩子

川普著眼也正是这个体系。他的真实作用就是宣布后冷战体系的死刑,因为这个体系要求美国做单方面的奉献,而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包括欧洲、日本、墨西哥和其他国家,都不愿意对美国的特殊奉献给予特殊的回报。换句话说,它们在回报的时候,宁愿把美国当一个普通国家,但是奉献的时候,却要求美国尽罗马的特殊责任。这种格局当然是让美国吃亏的。

中国也是这些揩油和占便宜的政治实体之一,但是它跟墨西哥、欧洲和日本不一样,它在这个体系之外。这是我们后面接下来要谈的。川普的眼中,其实没有中国。他跟希拉里,或者是跟美国比较偏向国际主义、偏向全球化的一派人相比,他的特点是有更强的本土性。他跟支持他的草根民众一样,认为美国跟大西洋和太平洋以外的世界打交道,主要就是美国的单方面付出。他要取消这种单方面的付出,既有安全方面的结构性调整,也有经济方面的结构性调整。贸易战是经济方面的一部分,它针对美国以外的整个世界,而并不特别针对中国。从金额的角度来看,中国也不是其中最重要的。

但是中国跟墨西哥、日本或者是欧洲不一样的地方在于,它不在这个体系之内。因此对于这些在世界体系之内的国家,或者是政治实体来说,贸易战的调整,只是它们跟美国和世界其他部分发生的多重网络关系当中的一根线。而对于中国这个政治实体来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政治实体来说,这根线就是它跟世界主流文明,跟世界体系唯一的联系。除了这根线以外,它跟世界的联系、关系是敌对性质的。就是我们都在教科书上看到的,是共产主义推翻资产阶级世界的那种敌对的关系。

这种敌对关系,本来应该是导致双方的直接和全面对抗。苏联还在的时候,情况一直是这样的。而仅仅是因为西方内部比较机会主义的那一派,愿意从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当中获得利润,才允许中国以普通威权国家的身分,一个可以,就相当于是文革时期所谓可以改造好的黑五类子女的方式,加入了我们,暂时加入了我们的国际大家庭。但是这种加入,是有隐含的前提的,就说经过,比如说在世贸组织中,经过15年的过渡期以后,你在各方面都能够达标。如果不能达标,那当然就是你要恢复到你原来的状态。

而中国,尽管有很多人企图把它冒充成为一个普通的第三世界的威权国家,但它跟第三世界的威权国家是不一样的。一个落后的第三世界的独裁国家,它达不到发达国家,特别是达不到美国所希望的这种标准,是因为它的社会上、经济上比较落后,它本身并没有取而代之的野心。比如说,它没有推翻西方世界,另外建立一个国际体系的计划。它就像是一个班上那个比较落后的学生一样,学不好,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他并不想自己跳出来做老师的。

中国,我们要注意,中国是一个1978年前,由大清帝国的残馀国家所代表的东亚国际体系。它其实是在西方体系之外的,就像我刚才描绘的第三世界的落后国家或者威权国家一样,它像袁世凯或者唐敬尧这样的军阀,和拉美军阀一样,就算是加入不进去,他也并不想推翻西方世界。这就是一个基底性的体系。另一个体系是来自苏联的共产国际体系。它在东亚的混乱状态中间,成功地颠覆了原有的体系,征服了这块土地,然后它利用这块土地上的人力和资源,作为它消灭资产阶级世界的工具。但是在苏联失败以后,它已经不大能够抱有成功的希望了。

我们所谓的中国,就是这两个相互矛盾的体系的产物。第一个体系,来自共产国际这个体系,它作为西方文明世界敌对势力的身分极为明显,是只能被消灭和排除的。美国允许中国加入西方国际体系,本身就抱有通过经济上的资本主义化,通过市场经济,最终以和平的、代价较低的方式,瓦解掉苏联共产国际残馀的动机在里面。这个不是阴谋,是阳谋,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果没有这方面的考量的话,可以说拥抱熊猫派是永远不可能说服屠龙派或是孤立主义派的民众,允许中国混到西方国际体系当中的。

然而中国在混进这个国际体系当中的所作所为,等于是证明了屠龙派一开始就是正确的。它不是一个愿意学好,但是暂时还没有学好的笨孩子,而是一个包藏祸心的坏孩子。它从西方那里得到资源,最终都要重新用在颠覆西方国际体系当中来。无论中国共产党真实的动机是怎样的,它反正经过这几十年的经营,它已经给西方留下了这样一种印象。这样一种印象会破坏加入世贸组织以来的中国跟西方世界的经济联系,而这个经济联系的重要性,远远不是它涉及了几千亿,或者是多少美元,而是涉及到整个体系,我们刚才描绘的双重体系,能不能够维持下去的问题。

美国已将中国视为竞争对手。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