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国老百姓将为贸易战付出惨痛代价

中国研究院

【《内幕》编者按:文章为7月6日《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此次会议由陈小平主持,主题为中美贸易战的走向,与会嘉宾有程晓农博士、经济学者张艾枚、经济学家吕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讲座教授谢田、自媒体主持人秦伟平、历史学家刘仲敬。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老百姓将付出惨痛代价

所以说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中国的这种忍耐力,真的是远超美国。最终来说,这个贸易战的结果,可能就是打打停停,会持续比较长的一段时间,而不是我们期望的说,速战速决。如果两国之间失控的话,那这个新冷战的话,可能会更加痛苦。

但是我想要强调一点是,中国自己,它自身的问题会非常多。即使没有这一次贸易战,它自己的一个经济社会,也会在接下来的3到5年里,发生一个质的变化。中国政府也在为这一天来做准备,就是整个经济硬著陆。已经高速增长那么多年,它的一个债务危机,大家知道,研究经济的都知道,它现在的债务危机,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个泡沫什么时候破掉、爆掉?一旦爆掉,中国政府会怎么做?中国政府可不是说,等你贸易战来了,我再爆掉,它已经做好了一些准备。

我也推测说,它可能会发起一些局部战争,去转移它的社会矛盾。但如果保守一点的准备,就是把整个中国的一个经济发展模式,由现在的一个改革开放的模式,改变成一个计划经济时代。可能我们一些长辈更清楚,当时中国的一个计划经济时代是怎么回事。这样子的话,加上这个中美贸易战突然对中国造成很大的影响的话,中国政府可以开动这个舆论机器,会把这个整个经济硬著陆、泡沫破灭、债务危机爆破,甚至后面引发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它把这一切的后果,它都算到美国身上!都告诉中国老百姓说,这是美国扼杀我们,它不希望我们发展得好,然后去把我们搞了一下,我们现在经济遭受巨大代价,但是我们中国人一定要团结,咬咬牙挺住,去对抗美国!我们现在少吃一点可以,少喝一点也可以。

刚才吕朴老师也提到说,很多人的财产安全、生命安全可能都得不到保证,那可能中国政府就会宣传说,这是跟美国对抗的代价,是美国让我们这么样子的!然后洗脑机器,加上整个独裁的一个,比如说,去军事上的管制,那种国家机器的这种压制,让老百姓就是生活会越来越痛苦,但是这个执政的安全,可能是有了保障。然后中国共产党,它可能不至于说因为中美贸易战而倒台,甚至说不会因为这次经济泡沫破灭而垮台,但是对中国老百姓来说,可能会付出非常惨重的生命财产安全代价。谢谢!

陈:谢谢伟平先生!正好我在新闻看到,中共的习近平要老百姓饮水思源,秦伟平先生这个讲话的第一点就是要饮水思源,别负恩忘义。他说的是中美关系。他说如果没有美国这个老大带著中国玩,中国不会有今天,就冲这个,你不应该跟美国打贸易战,你应该饮水思源,不应该忘恩负义。

第二个,他认为中美贸易战的一个核心就是说,美国从过去相信中国,到现在的不信任,这是中国和美国战略关系定位的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他提到了贸易战和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之间的关联性。在川普先生上台以后,他还给了中共一个机会,就是建立这种互信关系,可是中国在朝核问题上就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建立这种共信,推进中美之间的共赢,最后是川普自己很生气,自己出来搞定朝鲜。第三个,就是中国已经对贸易战有判断,这是对中共的一个全面的遏制。第四个,考虑到中共的这种选择,贸易战对老百姓来说是后果比较可怕。那么北京还会抓住这个机会,为了保证自己的地位,都可能回到计划经济,还可能把这个赃栽到美国身上,是美国人害我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好了,下一个我请在网上等待的另外一位嘉宾,刘仲敬先生。

刘:贸易战本身,无论就它自身的性质,还是涉及金额来说,都不是很重要,而且它也不是仅仅发生在中美这两个政治实体之间的。它的意义在于,它本身像是一根线一样,把90年代以来逐步建立起来的这个后冷战时期的全球化体系,这个很脆弱的结构,拉了一把。就像是一个没有堆好的积木堆一样,可能因为这本身只是细细的一根线一拉,使得整个结构忽然倒下来了。

倒下来以后,大家就会觉得,这根起导火索作用的因素可以非常重要。但是实际上,最根本的因素是这个结构本身的脆弱性,以至于它不在这个地方因为这一根导火线而倒下,就会在其他的地方因为其他的导火线而倒下。例如如果希拉里上台的话,导火线可能不是在贸易上面,而是在比如说是南海,或者是其他什么地缘安全问题上面,但是造成的结果可能会相差不算太远。因为平衡态,对于一堆积木来说,平衡态只是七零八落地散在地上,高高地堆成一个塔,对它来说,就是远离平衡态,所以它很容易因为任何原因倒下来。无论这个原因是小孩子踢了一个足球,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中美双方本身并不是对等的政治实体,而是在世界体系中占有不同的地位。我们简单说吧,就是世界体系本身就是以西方为中心,逐步自发扩张,建立起来的一个体系。从威斯特伐利亚体系(Westphalian system)开始,在1919年以前,这个体系没有明显的中心。1919年以后,美国在这个体系当中的特殊地位日益突出。随著凡尔赛会议、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冷战,美国在这个体系中的特殊性日益增强,最终取得了类似罗马似的地位。也就是说,与其说是美国作为一个单独的强国,跟其他的强国发生交易,不如说是美国以罗马的身分,跟罗马世界以外其他的国家发生关系。但是无论如何,这仍然是一个西方世界体系。(《中美贸易战:剪羊毛经济战还是大国对峙新冷战?》连载6,未完待续,《内幕》第79期)

历史学家刘仲敬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