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奴才怎可能向主子争取甚么?



特首林郑月娥周日接受港台《众言堂》节目邀请,就《施政报告》谘询市民并回答提问。其间,有一位叔叔以“每个独立国家和有主权地区都有权决定其移民政策”为理据,质疑奉行一国两制的香港何以不争取收回单程证审批权,却被林郑直指其言论是“踩紧红线”,为近日频繁出现的“红线论”又增一例子。

当然,这位叔叔的言论在中共全面管治香港的今天可谓“政治不正确”,香港既非独立国家也没有主权,以此举例在中共眼中当然是大逆不道。然而,这位叔叔的问题重点实是在后半段“奉行一国两制的香港何以不争取收回单程证审批权”,言下之意即是香港既是在两制下有着高度自治权的特殊地区,连自家护照都有,出入境安排也与内地有别,何以不可以与中央争取一下,改善现有的单程证制度?不管林郑对此认同与否,此问题的重点是在探讨单程证政策,答案重点也应是单程证政策。

不过,林郑在听毕问题之后的第一反应,却是针对问题的前半部份,直指叔叔以“独立国家和有主权地区有移民审批权”来作理据的言论“踩紧红线”,仿佛他的提问是在鼓吹港独一般。但凡常人听到都知道这并非问题的重点所在,叔叔一非官僚二非政治学者,即使比喻不对也不影响提问的核心,常人不会多加理会,但林郑却视之为重中之中,率先表态反驳,虽然她后来又补充说“幸好你后来说了一国两制”,但她对中共不喜的“红线言论”敏感度可见一斑。这位叔叔本意是提出单程证政策问题,就这么突然地“被港独”了一下。

脑海中自建审查机制

这么单纯的一条政策问题,也要被林郑泛政治化,捉出其“港独元素”指斥一番,正正反映出她的心态已奴才化到了一个怎样的地步。一名港大毕业、“天之骄子”政务官出身的社会精英经过了21年的中共党、政系统或威逼或利诱的精心调教之后,在脑海中竟也如中共官僚般建立了一套自我审查机制和宁左勿右的思想。在面对不是明显挑战中共权威或与统独无明显关系的问题时,竟可以抛弃常识而“从鸡蛋中挑出红线”,以莫须有的形式上纲上线,一如《环球时报》和“台独克星”黄安一般。作为特区首长的“好打得”也堕落如斯,其他高官恐怕就更不用说了,香港官僚奴才化程度可见一斑。

这种不敢有半点逆中共旨意,事事要政治表态的奴才心态,或许就能很好地解释为何近年中港政府之间的权力关系急速地向内地一方倾斜,不论是中央或是地方政府。在回归早年事涉中港的政策讨论中,香港政府尚能在一定范围内向内地政府,特别是广东的各级地方政府,提出意见来影响两地合作政策的走向,总归来说也算是“有商有量”。这个情况在近年却因为中共对港管治权延伸和香港官僚奴才化而急剧改变。港官事事北望等接圣旨,造就的是任何事涉两地的政策都以内地一方为主,香港没有话语权只能遵命,也就有了港人利益被损害而政府噤声的情况。从近日的高铁站开放日和头班车没安排港媒采访、车站午夜鬼祟交接等小事中,已可见整件事由内地掌控的端倪,遑论千亿跨境基建、大湾区等利益丰厚的中港政策,更不用说有港人因政治原因而被内地打压的事了。毕竟以奴才之心态,怎可能向主子争取些甚么呢?

林海 传媒工作者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