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只有川普才能把中国经济泡沫刺破

中国研究院

【《内幕》编者按:文章为7月6日《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此次会议由陈小平主持,主题为中美贸易战的走向,与会嘉宾有程晓农博士、经济学者张艾枚、经济学家吕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讲座教授谢田、自媒体主持人秦伟平、历史学家刘仲敬。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美国容忍中国很久了

这一点,已经被特朗普在中美贸易战开始的,或是在酝酿阶段,正式开打的酝酿阶段的时候,中国模式、中国经验,包括中美共治,还有引领世界经济发展,这些神话,都给特朗普的这个贸易战给刺破,甚至将要引发出国内的各种经济泡沫的破灭。这都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其实我觉得更需要考虑的是我们的领导了。因为我是在大陆,在国内,而这些问题的解决,实际上和每一个国民的生活,甚至包括他们的安全,财产的安全,包括生命安全,因为在边缘地区、贫困地区,那就涉及到,甚至要涉及到生命的安全,都是息息相关的。所以今天,我是想特别提起,利用这个平台,提醒国内的这些领导人,不能掉以轻心,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可以冒著把国内的经济打成一片白地,来去取得对美国政府、对于特朗普总统的这种胜利,付出这样的代价!

这个事情使我想起了1965年,陈毅召开记者招待会,中外记者招待会,那个时候发出一种,就是不怕打仗的一种呼吁:“美国人从东边来吧!印度人从南边来吧!蒋介石从台湾来吧!全世界的反动派和帝国主义们都来吧!中国人民打掉一半,还能剩下一半的人口,还是世界上人口排列在前列的大国之一!”当时世界各国政府都被吓坏了。这政府太疯狂了,把上亿上亿的这种国民的生命,当作一种成本,来去抛洒,来去获得一种胜利,这是一种什么胜利呀?这是一种什么胜负观哪!当年那个历史,使我想起了今天中美贸易战的这个前景,所以我心情很压抑,也很沉痛。我的话先简单地说到这儿。

陈:好。

吕:希望不要影响大家的发言。

陈:感谢吕朴先生开场!他这个,有几个很重要的概念。第一个就是这个反向操作,就是中国现在国内问题一大堆,你中国的领导人要走向世界,去推广中国模式,推行中美共治,引领世界发展,他觉得这个方向有问题。这是一个。另外,他觉得这个事情考验中国的领导人。中国领导人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你怎么样去跟人家打仗?国内内政不净,国外被特朗普一打,打出了这个泡沫,你怎么样?因此对中国领导人是一个考验。那么第三个,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说的那句话,这个政府太疯狂了,居然可以死掉一半人!他讲了一个例子,跟人家去打去,来的敌人越多越好,有这一种心态,打成一片白地。这个是吕朴先生的大概的意思。非常感谢吕朴先生!我们下一个,我们请谢田先生。谢田先生之后,我们请秦伟平,然后刘仲敬,最后是张艾枚,按照这个顺序,大家有点准备,谢谢!

谢:主持人好!我想我对刚才吕先生讲的最后一点,就是打成一片白地那个,感到非常震惊。这个实际上也在提醒我们,中美贸易战这个背后的深层的意义在哪里。

那实际上,中美,如果说中美贸易和中美经济往来呢,我们应该说是从中国这个文革之后的所谓改革开放那个时候开始的。那个时候开始的时候,实际上中国经济已经被中共这个极权,就专制极权,弄得已经到了,他们自己叫做崩溃的边缘。实际上那个时候经济已经破产了。实际上是因为这个地缘、国际地缘政治的原因,美国需要拉拢中国,跟那个对抗苏联,所以说,中国也需要美国来支持,来摆脱苏联的那个威胁,所以才有了这个中美的合作,开始了中美的经济往来。

实际上是跟美国的那个经济往来,外交经济往来,从尼克松开始,实际上是救了中国人。实际上是美国人再一次救了中国人。后来美国向中国开发市场的时候,又从经济上、物质上,救了、帮助了中国人。实际上很多中国的网友都说,中国人现在可以享有这个五天的工作制,这个工资水平得到提高,经济发展,主要是这些胜利果实,这些果实实际上都是跟中国、中美贸易开始的。

那美国当然也有它自己的打算。它第一呢,希望来牵制前苏联这个共产主义国家。第二个,它也希望打开中国的市场,美国人也要赚钱。并且还有一点,美国知识界、精英界,他们也希望,原来希望,就是说,如果中国慢慢地经济上自由化了,市场化了以后,也许中国会变成一个自由的国家,变成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这样的话,这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共产主义的载体。但是美国人这个算盘打错了。

中共这个统治集团呢,它这个邪恶,和它的反动,这个是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它可以说集了,就说全世界历史上有史以来,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最残暴的统治集团的优点,所谓的优点,就说是非常非常残暴的。就刚才吕先生提到的这个,它可以不惜,以前中共将领说的,不惜把中国,半个中国用核武器,被炸掉,也要跟美国打!比如说,这一回又不惜把中国打成一片白地,也要跟美国打贸易战。这个实际上贸易战不是针对中国人民的,是针对中共的。

实际上中国过去二、三十年的经济发展,我们看到的是,对于中国人带来了很多很多的好处。中国经济起飞,至少摆脱了文革后期的那种破产的那个境地,但是中国政治上的民主和自由,不但没有进步,实际上是退步。我们从现在看到,从中共之后的六四天安门镇压、镇压法轮功,到现在呢,政治上进一步收紧,所以这个政权实际上越来越反动,越来越极权,也越来越腐败。那这个时候呢,实际上美国已经容忍了很久了。(《中美贸易战:剪羊毛经济战还是大国对峙新冷战?》连载2,未完待续,《内幕》第79期)

程晓农博士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