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我与曾俊华的两句对话



曾俊华早前出席狮子山学会晚宴。



“公就我赢,字就你输。”这是中共的游戏规则。林郑要是赢了,建制派可以说:“要是8.31不被否决,曾俊华就已经赢了。”假如爆冷让曾俊华赢了,无论是中共抑或建制派,也可以说:“你说这是小圈子选举,但仍然反映主流民意。”



不过,我要说的是:“各位选委,不要想多了,只要凭良心投。阿爷早就有两手准备。任何人说中央有属意人选,也有可能是假传误传。假如我是阿爷,才不会蠢到表态。”



好,何为凭良心投票呢?喜欢谁便投谁,这是忠于自己,也是一种良心。当然,要是自觉手上的一票代表了某部份人的意愿,那就根据自己的认知去投那一票吧。



另一个层次,就是认为自己作为选委,责任是面对全香港人。我不会说,投民望高的,就是对香港人有所交代。也会有人说,投一个对政策巨细无遗的,也是一种选择的方法。毕竟,每个人最终都可以为自己的选择,找到一个合情合理的缘由。



我只可以跟大家分享个人经历。话说,过去一年,我与曾俊华只有两句对话。



第一次,是去年11月狮子山学会的周年晚宴。在祝酒的时候,我问了一句:“明年还会见到你吗?”他轻描淡写地讲了一句:“靠你啦。”我的理解是,捍卫自由,就看你们了。



第二次,是上月的聚会。道别的时候,我问了一句:“以后我还有机会批评你吗?”他说:“应该有的。”



我的原则,始终如一:行政长官要捍卫不干预,要是违背了这个精神,无论是谁都一样照骂可也。几位候选人,哪个可以被批评?哪个不可以?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断。



现今政府借了聋耳陈只耳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林郑月娥不可以被批判。我怕的是,未来的香港,批评声音的空间越来越少。当然,有许多批评是纯粹情感上的发泄,但也有理性的意见。不过,我个人经验是,现今的特区政府,已经“借了聋耳陈只耳”,无论是理性意见抑或是无理取闹,同样当作耳边风,最终是全香港所有人都失去了进步的机会。



香港社会的撕裂,有人说是因为贫富不均,也有人说是因为只顾北京的指令。可是我更相信,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均富,甚至没有可能要做到机会完全均等;政府有时表现得亲基层,有时却要重商界,结果两面不讨好,也令到阶级问题更加严重。当然,要是政府完全站在其中一方,结果仍然是对立,也不是办法。



最理想的管治,政府应该超然于任何人或机构的利益之上;在自由社会,政府不可以成全任何人的愿望,但每个人都应该有凭自己努力完成愿望的机会。假如愿望落空是个人问题,那谁都无话可说。但若然个人为自己的愿望努力,阻力来自政府和制度,那就是管治崩坏之始。可惜,特区的政制设计有先天缺陷,令到政府不得不以利益收买支持,更遑论可以超然在任何人或机构的利益之上。



无错,假如说政府是为了每个人的利益着想,也意味政府不会为任何人的个人利益着想。这句话,不易明白,希望各位小心咀嚼。各位选委,君子慎其独;希望你们在没有人见到的投票间里,记得最终极的善,就是视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包括你们自己;所以在那一刻,你代表的是你自己,选择也是你自己的。至于你会如何作出抉择,只有天知地知你知。



李兆富  公共政策顾问



香港  苹果日报




原文连结明镜声明DMCA 政策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