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我的频道

中美贸易战:剪羊毛经济战还是大国对峙新冷战?

中国研究院

 

【《内幕》编者按:文章为7月6日《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此次会议由陈小平主持,主题为中美贸易战的走向,与会嘉宾有程晓农博士、经济学者张艾枚、经济学家吕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讲座教授谢田、自媒体主持人秦伟平、历史学家刘仲敬。本刊经授权,刊登这次访谈根据录像整理的文字稿。】

中国的雄心壮志已落空

陈:各位观众,大家好!今天是7月6号,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就是今天,中国和美国的贸易战正式开打。我们这个节目,正好是在贸易战开打之后计划的一个节目,也是我第二次主持中美贸易问题的讨论会。第一次讨论呢,大家比较泛泛。这一次我们关注的话题,是贸易战那个大战中的非贸易战因素,所以说请的嘉宾呢,有经济学家,也有其他学科的学者,大家关注的事,面可以广泛了一些。今天我们的嘉宾有下面这几位,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第一位是中国学者、中国的经济学家、孙冶方经济学奖得主,吕朴先生。吕朴先生给大家问个好?

吕:大家好!小平你好!

陈:很高兴老吕又参加我们的节目。那么第二位,介绍一下在我们演播室的张艾枚女士,我们叫她经济学人才、经济学家都是一样。张艾枚女士?

张:谢谢小平!谢谢大家!

陈:那么第三位,我们请到的,就是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先生。

谢:主持人好!大家好!

陈:第四位,我们是经济学家、自媒体《平论》主持人,秦伟平先生。

秦:主持人好!各位嘉宾、老师好!大家好!

陈:那第五位嘉宾呢,是历史学家、《刘仲敬思想》主持人,这是《明镜火拍》一个频道,主讲人刘仲敬先生。

刘:各位好!谢谢大家!

陈:好了,现在嘉宾已经介绍完毕。那么今天的节目是这么一个规矩,就是我先请各位嘉宾讲10分钟;讲10分钟之后,第二轮还是5分钟,你们可以对自己的观点进一步地阐释,也可以去跟对方去辩论;那么最后如果有时间,再给大家1~3分钟,来做一个收尾。考虑到吕朴先生在国内,我让他第一个讲。大家怎么样,好吧?准备好了,吕朴先生,你第一个讲。

吕:非常荣幸,我第一个讲。中美贸易战可以说就要正式开始了。

陈:正式开始了。

吕:我从我来讲呢,心情不是特别好。其实从这个中美贸易战的前景来看,打起来,我感觉啊是两败俱伤。也有人觉得中国打不赢。其实打赢打不赢,会有不同的标准,会有不同的依据。中国领导人呢,实际上有一个最后的底牌,就是中国国民的忍耐力。中国国民的忍耐力,可以讲要比美国国民的忍耐力要高得多。而且从现在来看,领导的态度有一点“不惜打成一片白地,坚决要打下去”。如果这么样打下去的话,很可能就把我们改革开放40年的这些成果毁于一旦,所以我对这一点是颇为担心。

其实贸易战本身又是一个机遇。因为贸易战的这个前提,可以说,我们入世十六、七年,在这个入世承诺上,很多方面没有做到,特别是美国特别看重的这个知识产权保护,我们没有能够做到遵守这种规则和协定,美国人很不高兴,他们认为他们的损失很大。比如这个程晓农先生讲了,它每年的损失有几千亿美元以上,认为我们很多掌握的技术是从他们那儿耧来的。当然,使用这个“耧”,是一个比较含混的词,避免过于刺激。

那么实际上可以说,这个中美贸易战,在十六、七年前,中国做了入世承诺的开始,就已经开始了。因为中国在十六、七年里面,很大程度没有做到遵守WTO的这个协议,那么美国长期,十六、七年来,一直在忍受,现在不想忍受了。当然,美国可以说,特朗普他在国内外很多关系上,都在力图进行调整,改变以前美国的那种,就是按程晓农先生讲的话,被吃唐僧肉的那种状态,那种很被动的状态。那么跟中国的这个贸易战是其中的一个大的战场了。

中国改革开放,将近40年,可以说在经济性质上不可持续,这大家都知道。另外一方面,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一种掠夺性的,掠夺自然资源,掠夺自然环境,掠夺劳工的国民待遇,甚至包括还有金融掠夺实业,政府掠夺国民,利用通货膨胀,利用其他,比如说什么强拆了,各种手段。那么实际上,改革开放将近40年,留下的是诸多的经济社会问题,而且是重大的经济社会问题。但是非常可惜,领导对这个,我不知道他到底掌握多少。

总之,他现在冲上世界舞台,特别是在18大之后,全面地向世界挺进。从一带一路,大规模收购境外的,无论是传媒,还是收购战略资源,还是收购各种企业,对于国内的经济技术发展有很大益处的一些企业,包括大外宣,甚至南海问题、东海问题、台湾武统,可以说是一种全面的进击。而且还要向世界传递中国经验和中国模式,甚至要形成中美共治,而且还要引领世界经济发展,这个气魄不谓不大!但是看看国内的这个经济健全和健康状况,可以说这种雄心壮志,在国际上的雄心壮志,和国内的这种诸多的经济社会问题,形成鲜明的对照。国内的问题不足以支持国际上的这种扩张和进取。

要领导采取的是一种反向操作,就是利用国际上的扩展和进取,来去稀释和消化国内的这些问题,甚至希望我们在国际得到发展以后,把国内的问题泯消于这个无形之中,所以我一直把它理解成是一种反向操作。因为正向操作是大家把国内问题基本清理干净,形成健全和健康的经济以后,再向国际上去进取和扩张,因为你没有国内的这种力量的支持,你在国际上的这种扩张和进取往往缺乏后劲儿。当然,我现在只是在表层上讲到我们国内和国际两个领域里发展的关系。

其实还有一个更深层的问题,就是我们改革开放这40年所形成的国家主义统领的商品经济,到底能不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样板,对于发展中国家起到一种头羊的作用?这个事情本身是大打疑问的。对于我来说,我认为这是做不到的。所以,要形成中国这种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美国这个最大的发达国家,对于世界经济与政治新秩序的中美共治,各自代表一种最大的板块,来形成一种引领世界经济新秩序,经济政治新秩序,我感觉到这是非常困难的,这是做不到的。我们领导在国际上的这种进取和雄心壮志,实际上是落空的。(《中美贸易战:剪羊毛经济战还是大国对峙新冷战?》连载1,未完待续,《内幕》第79期)

 

主持人陈小平与嘉宾张艾枚。

 

相关新闻

猜你喜欢

六度新闻